下一页 上一页

 新闻网

媒体视点:中国电影的青春力量

2014-08-26 08:00:11

    批评不能成就一部作品,但是能够接受批评的导演就具备了成功的潜质。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闫祥岭

    2014年初夏,新清华学堂,“筷子兄弟”在“小苹果”的欢快乐曲中载歌载舞。韩寒、郭敬明、邓超、俞白眉、肖央、陈思诚等十多位“新锐导演”各自携带作品,出席“2014中国电影新力量推介盛典”,集中展示中国电影“新力量”。

    “80后”导演群体的崛起

    随着中国电影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投入到电影行业中,给行业发展注入了新思维和新活力。“80后”为主体的年轻导演群体,以连续不断的一部部票房佳作,宣告着群体的崛起和壮大。在本年度推介盛典现场,韩寒《后会无期》、郭敬明《小时代》、邓超《分手大师》、陈思诚《北京爱情故事》、李芳芳《无问西东》、肖央《老男孩之猛龙过江》、郭帆《同桌的你》、陈正道《催眠大师》、田羽生《前任攻略》、路阳《绣春刀》等作品集体亮相。

    在这些年轻导演的作品中,不仅有已经赢得票房和口碑的佳作,也有引起争议形成话题的作品,更有业已形成舆论关注、即将与观众见面的新作。

    作家身份的郭敬明用《小时代》在银幕上挥洒才情,推动粉丝电影达到新的高峰。同为作家的韩寒,携带新作《后会无期》出场,并在现场展示其职业赛车手成就,意在其电影事业后会有期。“老男孩”肖央曾以引起整个社会怀旧潮的方式轰动一时,如今不仅大秀“小苹果”歌舞,更以“猛龙过江”的方式再次唤起众人渐渐湮灭在生活里的豪情。

    邓超、俞白眉的《分手大师》票房丰硕,观众反应热烈,而敢于在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档期上映,充分说明其底气。《绣春刀》由凭借处女作《盲人电影院》获得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的青年导演路阳执导。与其他新锐导演大多推出青春喜剧片不同,《绣春刀》则是武侠片。

    由李芳芳自编自导,章子怡、王力宏、黄晓明、张震、陈楚生演绎的青春大片《无问西东》,总投资过亿元,堪称“80后”导演群体少有的大制作。不同于这几年流行的“怀旧”,李芳芳说,“青春,是人的一生中最可以奋不顾身追求理想的一段时光”,她更愿意讲述“正青春”的故事。

    我国电影发展的全新语境

    经历十余年的飞速发展,我国电影产业在电影体制、市场、创作、教育等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很多变化,使得我国电影产业从实践到理论的整体话语体系面临全新语境。就电影来说,主流观众群体的年轻化、市场语境增强和网络无处不在的穿透力,构成了不同以往任何时期的现实。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主任吴冠平告诉本刊记者,中国的电影教育在上世纪80年代是电影专业教育,北京电影学院一家独大,但是这几年有了很大的变化,综合类高校普遍开始关注影视教育,电影教育也开始从理论教育逐渐转向了制作、理论同步发展的格局。

    新知识阶层的年轻观众逐渐成为电影购买力和电影受众评价的主要群体。他们的文化经验和价值观,正在形成多元化的观影选择,也直接推动了以“80后”为主体的青年导演集体登上历史舞台。

    吴冠平认为,与以往主流电影观众不同,今天开始成为主流的新知识阶层的观众,部分任职于银行、基金、网络、新媒体,甚至是跨国公司,他们给中国电影整个的文化表达和价值观表达带来了变化。

    市场和网络新媒体语境带来话语权的多样化。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周星认为,网络新媒体的跨越式发展,形成网络里面特有的一种新的社群意识、群体意识,形成新的传播特点。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认为,当前电影发展面临两个新语境,一是政治文化的“过敏期”,这是社会转型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体现在包括电影理论家、批评家,甚至普通观众等社会的各个方面,极易对新的问题上纲上线;二是当前电影商业文化的泛滥趋势明显。

    此外,电影艺术技术创新加速。随着新技术的出现,无论是制作、发行、放映,甚至是前期大数据对策划的影响,都是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电影制作数码化、虚拟化的技术变革时代出现的新现象,也是当前电影理论构建必须面对的新语境。

    “新学院派”面临考验

    全新语境的出现、新一代导演集体登场,针对当前我国电影界出现的新现象和新问题,电影理论界开始举起“新学院派”大旗,以适应全新局面。不得不说,这是我国电影学界话语体系的自觉建构。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以北京电影学院第四代、第五代电影人为代表的“学院派”创作者,他们的创作风格引领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成为中国电影艺术与国际电影艺术对话的桥梁。这种风格,在第六代导演身上亦发挥得淋漓尽致,为中国电影艺术的个性化发展进行了新的塑形。

    侯光明认为,作为传统学院派电影艺术的延伸和拓展,“新学院派”电影是指适应当前我国电影产业发展需要,由主流影视艺术高等院校在校师生或毕业生主导创作,具备明显美学师承和代际脉络,展现“学院派”权威性和艺术表现力等独特品格的作品。“新学院派”电影作品具备体现中国特色、展现中国气派、弘扬中国美学的特征。

    自2012年以来,随着电影改革的逐步深入,《失恋33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北京爱情故事》《万箭穿心》《飞越老人院》《初恋未满》《我的影子在奔跑》等一大批由专业院校出品或由高校相关专业教师和学生主导创制的优秀作品迅速涌现。他们立足既有的学院派创作传统,积极借鉴西方成熟的电影手法,在进行新锐艺术探索的同时,不少作品也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有专家认为,“新学院派”要能体现传承性和创新发展相统一、艺术性和商业性的统一,能引领电影理论和实践潮流。当前主流电影理论和市场发展产生脱节,理论界尚未找到一个共同的理论基础来进行对话和讨论,导致文艺批评对创作越来越没有影响力。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钟大丰认为,传统学院派电影理论体系里面,基本没有把电影作为一种大众文化来认识,也导致“新学院派”在全新的技术和传播环境下,面临既要使电影创作保持文化品格,又能有效地在市场中间生存、实现文化传递的理论突破。他认为,“新学院派”要通过多元的创作,重建电影的大众文化体系、有效传达积极思想和人文精神的理性传统。

    符合现代电影语境的“新学院派”需要有电影美学的自觉性、艺术的原创性和自反性三个标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一川认为,新学院派的独特特征是平面化浪潮下的深度重叠,在平面化的浪潮下,进行深度重建,重构一种情感和思想的深度,《万箭穿心》《北京遇上西雅图》《春风沉醉的晚上》等就是较好的例子。

    侯光明认为,学术界要掌握新锐动向,结合最新文化传媒产业与技术艺术发展态势,革新话语形态,对“新学院派”电影创作产生的环境进行辨析,对“新学院派”电影创作的未来趋势进行预测和指导,对富有时代特征、反映时代变革的创作趋势予以积极回应,对新人的成长予以包容和扶持,加快创新力量的脚步。

    市场和时间的双重检验

    全新的社会关注、全新的发展环境,年轻导演们登上的舞台未曾有过。爱情往事、奋斗历程、侠客情结,年华在逝去,情怀不曾泯灭。他们敏感地把握住这一社会情绪,融入中国电影发展大潮,既小心翼翼,又大胆探索。正如肖央所说,准备了五年,就是“不想辜负你们”。

    “不想辜负”的内生力量,推动年轻导演们更用心去研究观众、贴近生活,去“接地气”。这也是虽然他们的部分作品引发争议乃至批评但仍能获得可观票房的重要原因。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故事,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情怀,用情怀讲故事,成为他们的自发选择。郭敬明说,《小时代》记录的是时代的青春;韩寒说,《后会无期》自己准备了很久,做了大量的积累和思考。肖央说,自己用了5年时间,才谨慎地迈出了走向电影的第一步。“世界远比自己见过的更大,要打开自己心扉,怀着一颗谦卑敬畏的心去做电影。”

    重视观众反应,体现自身风格,谦虚好学,接受批评,成为年轻导演们的鲜明标记。执导《催眠大师》的陈正道认为,批评不能成就一部作品,但是能够接受批评的导演就具备了成功的潜质。

    在路上,是业内专家对这一群体的评价,也是年轻导演的共识。韩寒认为,现在大家都很狂热,在这种状态下,尤其需要冷静一些。

    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高雄杰认为,新生代导演突出体现了我国电影的多样化发展特点,值得称赞,但也必然会对原有审美标准、评论体系和市场构成带来冲击,只有让市场来裁决,让时间来检验,才能大浪淘沙始见金。


阴影
  • 1
  • 2
  • 3
  • 4

 校园公告

更多 >>

 学术活动

更多 >>

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