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媒体上的电影学院>>人物专访
  • 《艺术教育》:访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教授
 
2013-11-04 17:30:18 点击量:
 

实现中国电影强国梦 再创中国电影的传奇

——访北京电影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会军

    ◆ 本刊记者 郭晓

    近年来,中国电影一路高歌猛进,整体呈现繁荣景象,尽管因为一些主题上的偏差不断引来诟病,但学术界对电影创作的整体发展给予了肯定。诸如“商业大片”“类型片”“三俗”“翻拍”等关键词,更像是引发受众对电影创作发展方向给予合理修正的某种警示。一些兼具美学内涵和历史品格的精品电影在赢得观众口碑的同时,也在更高层次上诠释了中国特色的电影风格。作为中国当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影在大众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而对电影文化品格的正确界定,涉及我们以什么样的视角认识电影艺术,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电影文化,以什么样的思路发展电影文化。这也就回到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命题: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强。那么,如何站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脉络中审视近年来的中国电影,关系到我们如何界定电影艺术中国梦,如何以电影艺术的方式把握世界,如何以更加自觉、自信、自强的态度参与国际文化竞争。

    针对以上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教授。

    光影百年 传奇永恒

    记者(以下简称“记”):光影百年俱往矣,辉煌银幕看今朝。我们看到,中国电影正在步入一个百年难得的黄金时代,有哪些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强力地推动了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的局面?

    张会军(以下简称“张”):从中国电影100多年的历程来看,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件,“第五代”电影的出现应该是一个最具特殊历史意义和最具标志性的事件。

    第五代电影人所拍摄出来的电影,如《一个和八个》《黄土地》《大阅兵》等,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和后期,以非常反叛的观念和极富冲击力的造型和风格,呈现了与“文革”电影假、大、空的形式完全不同的电影语言和形态,给中国电影带来了清新的空气。作为年轻人,他们没有束缚、没有压力,一旦投入电影拍摄,就在中国电影的路上狂奔。十年的政治扭曲和人性压抑,人们呼唤中国现实主义电影的需求,是“第五代”电影产生的主要社会原因,是“第五代”能够“肆无忌惮”地进行电影艺术探索的重要动力。更为重要的是,当时国家的电影体制,在整个“第五代”电影创作中,起到了支持的作用,起到了决定性的保证和推进作用。这种保证和推进作用是一种强硬的、非市场化的,是一种精神的支持。

    记:在短暂的中国电影艺术史中,您认为哪个阶段是最辉煌的?哪个阶段是最凋敝的?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辉煌和凋敝?

    张:每一个热爱中国电影的人,都会对中国电影各个阶段产生的影片有某种特殊的感情和眷恋,也都会更加关注中国电影的历史、现状、人物、作品及未来。就是说,个人对中国电影发展的不同阶段自有评论,没有唯一的价值标准,也不可能有,即我们所说的“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结论”。

    在短暂的中国电影发展史中,虽然有20世纪30—40年代的左翼电影,有新中国建立以后的50—60年代的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经典作品,都没有形成最为辉煌的时期。但是,由于国家特殊的政治环境和社会发展,在“文革”前后的十多年中,对中国电影是沉重的打击,尽管在“文革”后期也有一些经典的电影出现,但这仍是中国电影最凋敝的时期。

    如果认为哪个阶段是最辉煌的,我认为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和2010年以后,一方面是国家对电影产业在政策和实际方面的支持和重视;另一方面是电影市场的不断完善和壮大;同时,还有电影人的努力和在创作上所取得的实际成绩。

    在创作上,电影人面临的是社会发展与观众群体的变化,面临的是市场变化和商业的压力,转折、转变、转换等问题。

    可以说,目前我们面临的是中国电影发展的最好时期,回过头来看,今天中国电影的发展,实际上经历了三个重要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恢复秩序,打江山、创业的阶段。用电影作品确立影片的质量和在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位置,增加电影的产量。第二个阶段是如何在不断进行电影创新的创作过程中,继续保持国产电影的创作风格和特色。第三个阶段是如何面对投资、市场、环境下的进行电影创作的转型,如何面对电影机制、市场的各种问题。

    记:那么,您认为,中国电影艺术与西方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所谓的“中国特色”集中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中国电影与西方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价值观不同,表现方法不同,我们的整体电影工业水平比较弱,整体的电影技术不统一,制度不够规范。我们国家的电影更加关注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现实主义生活。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电影开始复苏。“第五代”电影以非常迅速的形式,大范围地参加国际、国内电影节并且获奖,开始走进世界影坛,使各个国家都更为深刻和全面地了解和认识了中国电影,对中国电影是一个比较大范围的弘扬和宣传,开始实现了中国电影的“跨越式”发展。随后,电影的拍摄呈现出与以往电影不同的叙事风格和影像风格,在电影的语言方式和结构组合上有自己的特点。

    随着电影观念的转变,影片中的电影人物形象表现,开始注意刻画人物的丰富性和性格化,开始关注小人物,能够多侧面、多元化地表现人的性格和精神世界。在作品中,大量学习国外各个时期、各个流派的作品,用自己的思想和方法去反映对历史和社会的思考。许多电影人开始在电影的思想、意识、观念、手段、风格、样式、形式、内容、技巧、方法上进行不同程度的探索,这些影片在整体视觉形式和效果上,有比较大的突破,形成一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记:任何一种艺术的发展和辉煌,都离不开一些引领时代的艺术家。您作为一位电影评论家,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历史上,我国最具引领作用的电影艺术家有哪些?您如何评价这些艺术家的贡献?

    张:电影是世界公认的“第七艺术”,同时具有工业、艺术和综合艺术的特质,也是一个群体艺术,可以有几个人为主导和起主要的作用。很多电影艺术家拍摄的电影,都成为了国家的经典、历史的经典,成为中国电影和世界电影的经典,电影艺术的性质也决定了这些著名导演和电影人群体,在不同时期所创作的电影作品最具影响力,最具引领作用。

    这其中,有几代电影艺术家创作了中国电影的经典,他们各领电影风骚数年,最大的贡献是,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华,用自己的电影作品,用自己的精神,创造和书写了中国电影的历史;用自己电影作品的砖瓦,建造了中国电影的殿堂。

    所以,任何一个社会历史时期的电影,导演不是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起决定作用的是政治、社会、历史以及文化体制。电影导演和电影作品只是这个时期的社会文化发展标志,不能作为判定社会阶段和历史时期政治价值和文化价值的尺度,也不能作为衡量整个电影工业和电影艺术水平的唯一标准。

    任何导演(电影人)在电影体制和社会发展中都是渺小的,但是,他们作为电影人和电影导演,其作品的社会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是任何历史时期都无法估价和评判的。

    学科建设 使命在肩

    记:您怎么看待“电影学学科”这个概念?您认为中国有比较完备的电影艺术学科吗?

    张:当然,这与电影学研究自身的复杂和难度有着很大关系。在目前的情况下,一般我们通常都是使用cinema studies。但问题在于,这个词在中文中,既可以译为电影研究,也可以译为电影学。它只是一种研究领域和问题描述的泛指,难以形成严格的规范。

    电影学学科作为一般的电影研究,应该包括以下三部分:1.电影理论;2.电影历史;3.电影批评。这样的观点更具包容性,更侧重于从学科发生的历史渊源角度来看待问题。把历史上学科意识并不明确的电影理论、电影历史、电影批评自然地进行分科,对于所有电影的研究领域都包括在内。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社会经济的发展影响到了学术变化,特别是上世纪50—60年代以来,电影学打破了一些传统的分类方法,出现了一些新的分科和交叉部分。于是,出现了电影学的研究;是指其他学科领域的专家,借助其他自然、社会、哲学等方面的知识和理论进行一种电影科学研究的范畴。如电影社会学,电影心理学、电影社会心理学、电影符号学、电影美学、电影哲学、电影诗学等。这些观点是专指作为学科意识及方法论研究都非常明确的电影研究学科,强调了人文领域学科分化的历史性成果对于确立电影学的必要性。

    需要明确指出的是,电影学学科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分科之和。它应该是对一门艺术的所有分科、分类的研究成果进行总体概括的学科,是一门有待于建立、研究的学科。

    因此,电影学作为在电影诞生半个世纪以后才提出的学科研究,其研究方式的意义在于,它更有涵盖性。我个人认为电影学学科的研究,更应该包括三个主要部分:电影本体的研究、电影的理论(理论、历史、批评)研究、电影的跨学科综合比较研究,更强调其电影学科具有的科学性、整体性、概括性的特点,去除传统的电影理论,带有较强的行业化特点和意识形态的东西,强调电影学学科的研究,如何广泛吸收20世纪人文学科研究的成果,把电影作为一种与艺术各门类和各学科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的重要学科,进行全方位的系统研究。

    记:请您谈谈我国电影学的学科建设和学科结构问题。如果说,中国电影学想在世界电影大观园中确立自己的位置,还欠缺哪些东西?

    张:我们国家的电影教育虽然起步晚,但是不比其他国家差,特别是在电影创作实践型人才培养方面,在电影专业精英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中国电影教育经验,在中国、亚洲乃至世界具有示范价值。比如,北京电影学院经过63年的办学实践,不断改进、创新,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培养影视创作人才的高等教育体系,是目前我国培养此类电影专业人才的重要院校。

    北京电影学院在总体的学科建设方面,在设立创作型人才培养系、科方面形成系统,所有专业系、方向方面,形成相互交融、相互支撑和相互促进的体系效果,在成才率上是比较高的院校;在培养创作型、专业型、高端化电影人才的教学体系、教材、教学系统方面,形成独立的系统,创作型、专业型电影人才得以持续不断地推陈出新与在学院自身建设、培养创作实践型电影专业教师队伍方面,自建校起,并建成老、中、青结构合理、理论、创作结合的、传承、发展的教师队伍。使得我们的教师队伍占据目前电影、电视创作主创人员的前列。在学院整体教学建设方面,教学方法、教材设置、教学经验,完全适应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社会需求,适应中国电影文化发展和电影工业建设的需要。

    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以后,电影高等专业教育才逐步走上了正轨。随着国家高等教育的加强,我们在电影学学科和专业(方向)建设方面取得了非常重要和卓著的成绩,其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在电影学科建设,特别是电影专业创作型人才培养系、科、专业建设方面,坚持尊重科学,务实发展的基本思路,形成了科学、完整、相互支撑的电影学科专业群;在培养电影创作实践型人才教学方面,善于探索、勤于研究,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经验和实践课程教学内容;在电影学学科专业体系的建设方面,建成涵盖以电影制作和创作为主体的全电影专业、方向,以及开展了电影理论、历史、批评等学科有效的领域研究;在教学体制建立和教材、教学积累以及实践教学方面,形成特色,运用创作型、实践型、精英型电影人才培养模式;在电影学学术研究建设方面,建成并夯实了包括电影创作及电影历史、理论、批评等全面、完整的学术研究体系。

    如果说,我们还欠缺哪些东西?我觉得,先不要盲目,在电影专业人才培养方面,要理清关系,加强对电影专业制作方面人才的培养。

    记:那么,您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学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所承担的使命?

    张:理论上,中国电影学的建设与加强,对于我们的高等电影教育发展有现实意义和巨大的使命感。但就单纯的使命来说,其实没有这么高的意义。在世界一些著名大学和电影院校中,他们更为重视电影专业人才,主要是与电影工业、电影制作专业人才有关的培养,反而没有那么多的大学,不会像我们这样无谓地开展所谓的电影学研究,甚至到了泛滥的地步。他们开展的是更为主要的电影学建设,目的在于与世界电影教育和国际接轨。

    作为中国电影教育的使命,从电影学的角度,我们要对中国电影进行多侧面、多层次及全方位的综合性整体研究,即一种对于中国电影的生产和再生产的各个环节和侧面做全面考查和整体把握的学术研究。

    这些环节和侧面大致有:1.深入研究与创作背景,创作人的修养,创作的动机,电影创作的过程,电影创作的方法;2.细致研究作品的类型、呈现的样式、电影视觉的构成、影像的风格、承继的流派;3.研究与批评有关的内容,讨论对电影的反应、对电影的欣赏、电影的功能、对电影的批评、所涉及的电影历史、电影理论的提升;4.分析电影的制作和市场的运作,研究电影项目的策划,梳理电影制作的经验,研究电影的营销、电影的立法等方面的问题。

    慎思明辨 笃行梦想

    记:您认为,我国电影艺术学人才培养目前存在哪些问题?

    张:中国高等艺术教育最明显的竞争态势从90年代就显现了学校与学校、专业与专业的竞争。我所想的就是怎样保持清醒的头脑。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一所大学在今天更是要有自知之明。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中国电影艺术专业人才的培养,就存在着非常多的问题。近10年,可以说有的高校已经“病得不轻”。各个高校在“头脑膨胀”的情况下,形成了极度的浮躁。高等学校利用“影视艺术专业”“戏剧影视专业”的名称,来进行概念替换,招收电影、电视、传播、新媒体专业的学生,(其实,“影视艺术专业”和“戏剧影视专业”的名称本身计划缺乏科学性)开始占据了各个综合大学、师范院校、专业院校最主要的份额。

    我们对中国高等艺术专业教育做了比较全面的分析后,发现在电影(含电视专业)专业布局和招生方向方面所面临的环境不是“全面繁荣”,而是“滥于发展”。在更为深刻的意义上,高等艺术教育的盲目发展对高等电影艺术专业教育,有着更为深刻的危机,问题的严重性是我们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

    我们的一些大学,扩大了所谓的电影艺术专业的设置(大部分是冠以影视的名义),招收了艺术专业的学生,中国最大的特色和悲哀是可以把任何事情搞得极度没有品位。其主要表现形式是:教育部、各省教育主管部门,对各个高校在涉及电影艺术类专业招生上面缺乏审核和控制,对电影(电视)类专业的本科学生招收缺乏宏观的政策和条件管理以及制约机制。

    各个理工科、师范、综合院校,以拓展文科专业和适应文化市场发展为理由,纷纷设立与自己院校专业没有任何承继(或者直接)关系的电影艺术专业、传媒专业。若干不具备艺术、电影专业师资、专著、教材、科研、水平和硬件条件的一些大学、单科院校、师范类院校增设与自己原学校专业不相关的电影艺术专业,在下属学院中大量招收与电影有关的专业学生。

    违反电影艺术教育规律,追求大而全,摒弃少而精,上大课、轻实践,重理论、轻创作的教学。我们的一些高校则满足于“虚假专业设置”“学生数量的繁荣”。现在的情况是电影表演、电影动画、漫画到处泛滥,没有人研究、培养学生的质量,更为可怕的是各个大学盲目扩大,缺乏个性,模式趋同,定位不准,特色不明,表面文章。学科建设不健全、不系统,没有目标明确和具体有效的培养目标和教学计划,没有系统衔接的相关设备和实验室,没有年龄、学科、专业互补的教师梯队。

    在研究生、博士生阶段,利用其他学科所取得的电影学硕士点、博士点,盲目招收电影学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我们看到的一些大学的电影硕士研究生论文和电影博士研究生论文就是一些非常浅薄的文章,甚至是一些影片分析,我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

    记:请您谈一下,对未来中国电影学学科研究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张:中国电影目前的生存方式和状态决定了电影学学科是一个大的、总体性的概念,因此,电影学研究也不能局限于单一的学科样式,应该有强烈的文化意识和文化研究的视野。电影史的研究目前趋于细化,要多角度、多方向地展开研究。如门类、类型、题材、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史学研究。

    在当代中国电影教育专业化和特色化的背景下,各个学校如何发挥各自学校的历史传承文化品位、专业特色,发挥更大的优势是各个学校应该关注的问题。

    电影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创作在电影高等专业教育体系中的关系应该如何处理?当代中国电影理论的研究已经呈现出一种拓展型的研究。我们可以看到有如下十个方面的研究层面、领域和方向:文化、现象、心理、历史、经济、美学、批评、观众、类型和传播研究。而实践教育主要在编剧、导演、表演、摄影、录音、美术、制片、动画、技术等专业方面展开。

    电影的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对于高校电影教育而言两者都是十分重要的,不可偏废,不能忽视。实践是根本,而理论研究对于实践的指导性和整体提高的作用应该是宏观而前瞻的。

    总之,在电影学建设和电影学研究以及在电影的专业教育上,关键是怎样具有特色和质量。定位决定过程;结构决定风格;细节决定结果;师资决定质量。对于中国当代的高校电影教育而言,无论是学术研究、学科建设,还是艺术实践、普及教育、高端教育都应该好好研究和坚持。

    北京电影学院作为目前国家唯一一所专业电影艺术高等院校,其办学特色是以创作实践教学为主体的人才培养模式,这个特色是学院几代教师努力工作和教学结晶所构成的经典。

    现在我们更多思考的是,在国家电影事业发展迅猛的情况下,怎样适应国家对电影人才的需求?怎样使学院的电影艺术教育特色更加突出?也使办学特色的丰富性和多元性以及有效机制可以表现出来。

    北京电影学院本科教育中,电影是主项,但是,我们也要研究与电影交叉的、有直接关系和交叉关系的方向,这就是我们电影学院的坚定立场和鲜明特色。

    在电影学科的建设上,一方面是如何保持电影的特色,另一方面是如何拓展专业方向。尤其是在一些专业方向方面、课程方面,怎样对电影学形成有利的支撑。

    对于电影学学科的建设,我们要考虑其持续建设和特色的建设,对电影的重新认识,对电影理论观念的认识,增厚电影创作与理论的关系的认识,学术建设有所重点、有所专攻、有所特长。

    目前,国家高等电影教育中,电影专业教育在科研和教学上应该如何分工、整合和坚持特色,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影响国家电影学科建设的决定性因素主要有领导层的正确决策、学科规模和特色、学科建设的预期目标。对于电影学科建设而言,学术目标和学术的路径,应该作为一个重要的指标进行深入研究、引进,应注意应用化和务实性,同时,注意避免趋于高端化的盲目倾向。

    在未来的发展上,对于学科建设不应急功近利和短视,作为高等教育机构,应有非常开阔的思路和前瞻性的视野。在学术研究上,不要搞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要搞实的东西,避免盲目以及因循守旧,重要的是要加大电影创作型专业人才的培养,注意与电影制作技巧有关的学术研究;在教学上,创作实践人才和学术深度研究人才的培养、建设都不能忽视。

    在未来的学术研究方面,我们的电影理论建设要注意在创作专业和方向上的一些基础性研究,使我们在纯电影历史和理论研究上有非常大的突破;在创作的方向、发展的主攻点上有所成就,充分发挥学院的主导作用,系统开展电影历史、理论、批评的研究,特别是怎样将电影专业教学成果进行总结,建立一种高等电影教育的宽广视野,建立起中国的电影教育特色经验,能够进行有效的传播,培养更多的电影人才。



∶∶附件∶∶
首页 | 新闻热点 | 学院概况 | 院系设置 | 管理机构 | 招生就业 | 教育教学 | 科研创作 | 讨论平台 | 电子邮件
© copyright Copyright 2009 北京电影学院 - 京ICP备050668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