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图说校史|历史回顾篇|人物缅怀篇|校友感怀篇|年鉴一览|六十周年校庆筹备|七八班专题|
  • 学院概况>>网上校史馆>>历史回顾篇
     
    [历史回顾篇]延安薪火 代代相传——纪念延安电影团成立70周年--杨恩璞 文
     
    2015-01-28 14:24:13
     

    杨恩璞

      我们摄影界许多老前辈,如:吴印咸、徐肖冰、杜修贤、侯波……等同志都是来自延安电影团,有的(如吕厚民等)来自延安电影团的后续东北电影制片厂训练班。今年是延安电影团70周年的华诞,特此撰文纪念。

      追溯我国革命电影的发展源头,很多人自然会想起20世纪30年代在中共领导人瞿秋白领导下,由夏衍、钱杏邨、王尘无、石凌鹤、司徒慧敏等开创的上海左翼电影运动。的确,在当时上海左翼电影运动冲破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的高压,无论在影片创作、电影评论和人才积累等方面取得巨大成绩。这是我国电影史上光彩夺目的亮点。

      但同时不可忽视的,后来在革命根据地的电影事业建设,如1938年9月建立八路军政治部延安电影团,尽管它的规模较小,制片不多,但后续影响很大。毛泽东同志有句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句话也适合来形容延安电影团。延安电影团也是一把薪火,它当年探索的制片方向、培育的人才以及形成的艰苦奋斗的作风,为后来我党夺取政权,建立新中国电影和摄影事业奠定了理论基础和干部准备,从一定意义看它是人民革命电影的雏形。

      在电影界常说:东北电影制片厂(后改名:长春电影制片厂)是中国电影的摇篮。但这个摇篮的前身是日伪控制的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它之所以后来成为新中国电影的摇篮,是党指派袁牧之、吴印咸等延安电影团的同志接管、改造和发展而来的,所以东影和延安电影团是不能分割的,它们之间有历史传承关系。我认为:延安电影团在中国电影史上具有重要历史地位,这是因为延安电影团不单纯是八路军的下属宣传机构,而是我党中央为未来建立新中国电影事业的战略部署,在当时中央领导人心目里对它有个特殊考虑和长远打算。对此,我有三点考证:

      一是,延安电影团是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和指挥下开始筹备的。从袁牧之、钱筱璋和吴印咸等人的回忆录里都说到,他们去延安前在武汉做筹备工作,从去香港购买16mm胶片和摄影机,秘密接头领取荷兰电影伊文思的捐赠,以及出发去延安的具体安排等等,全部都是在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下进行的;

      其二,说延安电影团的建立是党中央的战略安排,还可以从新影总摄影师苏河清(中共五大政治局委员苏兆征之子,由于其父英年早逝,七岁时由周恩来护送去苏联上学) 2001年的一次采访谈话中得到印证。当年我给他拍摄传记专题片时,他说起:1939年周恩来在延安骑马摔伤到莫斯科治疗时,曾插空来探望我母亲。席间,问起苏河清将来长大有何打算?苏在苏联中学读书很喜欢拍照,曾经有幅照片在报纸上发表,所以很想当摄影家。但当时在苏联的中国同学大部分是领导人和革命烈士的子女,他们都想从军或从政长大了回国闹革命,所以对苏河清的志向很反对。周恩来听到这种看法觉得孩子们有点幼稚,他鼓励苏河清报考莫斯科电影大学,说:“革命不仅需要武装部队,也需要文化艺术。现在延安根据地我们建立了电影团,就有个著名摄影师吴印咸。将来,我们的电影事业还要壮大,人手是不够的。丘丘(苏的爱称),我支持你学摄影,将来回国是大有可为的。”

      其三,延安电影团成立不久决定开赴华北前线拍摄战地纪录片,1939年初出发前曾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据吴印咸和徐肖冰的回忆,毛泽东同志除了鼓励赞扬他们外,还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大意):现在革命根据地条件有限,开展电影工作有相当困难,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奋斗,依靠群众,我们一定能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不久的将来,你们会大有用武之地的。

      从1939年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两次关于延安电影团的谈话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仅仅十年,真的实现了两位领袖对延安电影团的预言。1946年电影团走出了山沟,先是接管和建立了东北电影厂,后又进入北京筹建中央电影事业管理局。首任电影局局长和书记,就是延安电影团的老领导袁牧之和陈波儿,他们和白区进步电影工作者大会师开始了“大有用武之地”时代。

      延安电影团与新中国电影的薪火相传关系,除了它为新中国提供电影事业管理干部外,还表现在着眼未来,积极培养和积累电影业务人才方面,尤其是电影团负责人吴印咸他为培养革命电影事业接班人倾注了毕生精力。早在1939年,他拍摄纪录影片《白求恩大夫》路过华北抗日根据地时,他就亲自编写摄影教材给《晋察冀画报》开课;40年代他主持电影团工作时,曾招募了50多名学员;1946-1948 年,他和袁牧之在东北电影制片厂还开办了四期训练班,照收学员约600名。1956年后他担任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兼摄影系主任,毕业生遍及全国。从华北、延安、东北到北京,他所培养的弟子、以及他弟子培养的新弟子,绝大部分后来都成为了新中国骨干和中坚,真可谓:桃李满天下。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延安电影团虽已成为历史,但它的薪火并没有熄灭,在继承中又有发展,越烧越旺。

      2008年9月,我们将迎来延安电影团成立70周年的纪念日。抚今追昔,展望未来,我百感交集,最担心的是别让新一代电影人淡忘历史,忽视延安电影团的传家宝。为了弘扬延安的电影薪火,我倡议福建华光摄影艺术职业学院董事会投资营造一座《吴印咸摄影艺术纪念馆》,陈列介绍吴老和延安电影团的光辉历程,收藏吴老拍摄的作品。在当地政府和吴老家属的支持下,这座1000多平米的小楼即将落成开幕。我希望年轻一代的通过这个纪念馆能回眸前辈的业绩,在延安薪火的照耀下继续奋发前进。


    华光摄影艺术学院建立的吴印咸摄影艺术馆


      (杨恩璞:系北京电影学院1957届学生,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原文见:http://www.photofans.cn/forum/showthread.php?forumid=158&threadyear=2008&threadid=38057 

    首页 | 新闻热点 | 学院概况 | 院系设置 | 管理机构 | 招生就业 | 教育教学 | 科研创作 | 讨论平台 | 电子邮件
    © copyright Copyright 2009 北京电影学院 - 京ICP备050668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