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图说校史|历史回顾篇|人物缅怀篇|校友感怀篇|年鉴一览|六十周年校庆筹备|七八班专题|
  • 学院概况>>网上校史馆>>人物缅怀篇
     
    [人物缅怀篇]在田风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2016-01-27 14:25:08
     

    在田风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 侯光明

    (2012年9月22日)

    尊敬的丕民部长、鲁炜市长,各位老领导、老前辈,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纪念大会,纪念田风同志诞辰100周年。在这里,我以电影学院并以我个人的名义,特别感谢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感谢中国电影家协会、大连市文广局、中国电影基金会、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博物馆等合办单位,并向所有受业于田风同志和与他一同战斗过的老同志表示崇高的敬意。我更要向田风同志的夫人于华老师表示崇高的敬意,您辛苦了!您是坚强而伟大的女性,我们向您学习!

        田风同志是老一辈北京电影学院人的优秀代表,他的思想精神是那一代人精神的缩影,是电影学院的宝贵文化财富。他是一名好党员、好干部、好教师,他的一生是为革命文艺、电影教育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在他53年的生命中,贯穿着他对党、党的文艺事业和电影教育事业的挚爱之情,他把全部心血和才华无私奉献给党的文艺事业,献给了年轻一代,为我国文艺事业培养出一大批杰出的人才和优秀电影导演。

        2011年建校60周年之际,经过认真研究,学院授予田风等23位同志“新中国电影教育开拓奖”,其余22人包括干学伟、王树薇、王阑西、卢梦、司徒慧敏、白大方、吕锦媛、孙良录、孙明经、吴印咸、吴国英、张客、李居山、杨霁明、陈汀声、陈波儿、周伟、钟敬之、夏衍、许键、袁牧之、章泯。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经过60余年的不懈奋斗,今天的北京电影学院已经成为全国唯一、亚洲最大、世界知名的电影高等院校,去年《好莱坞》杂志对世界电影学院排名,电影学院位列第三,电影学院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正在走向世界。去年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做出了推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重大决策,国家推进电影强国建设的战略部署也已到了关键阶段。北京电影学院正借势而上,全力推进“5+1”战略,为建设世界一流电影学院而奋斗。此时此刻,我更加怀念老一辈电影学院人,他们的功绩将永远载入北京电影学院的历史史册!学习、传承和弘扬他们的思想精神是落实电影学院校训“尊师重道,薪火相传”的优良传统使然,是建设世界一流电影学院的战略任务使然,是我们建设一流大学文化、培养电影合格人才的神圣使命使然。今天,我们召开这个纪念大会,不仅仅是在精神层面进行提炼,也要从教育思想层面进行提炼;不仅仅是给田风同志的,也是给老一辈电影人的;不仅仅是在回忆历史,也是在激励当下;不仅是缅怀故人,更是启迪来者。

        我们纪念田风同志,就要学习弘扬老一辈电影人忠诚于党的文艺事业,信念坚定、始终如一的伟大情怀。田风同志生于富裕之家,早年又在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师从日本著名画家藤岛武二学习油画,本可过一种留洋知识分子的悠闲生活,然而他为了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积极参加中国共产党海外支部领导的左翼活动,又在抗战爆发后几经周折,毅然奔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参加了八路军。在烽火硝烟中,他无私无畏,曾忍着慢性胃炎的折磨、小肠疝气的疼痛投入大生产运动,背粮背水,下煤窑背煤;他勇于奉献,曾受组织委派担任《挺进军》画报主编,竟放弃了对油画的艺术追求,操起了创作漫画的笔;他敢于斗争,1942年他作为冀中军区火线剧社的导演,在日寇的残酷扫荡中不停地演出,成功排演了《十六条枪》、《血泪仇》、《白毛女》等振奋民族精神、促进革命事业的戏剧。

        田风同志是新中国成立后大连市第一任文联主席,是大连革命文艺工作的开拓者和奠基人。1944年抗战胜利后,田风同志又服从组织安排,赴东北开辟工作,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创办并主编了党的文艺刊物《白山》,同时筹建了白山艺术学校,其间他冒着生命危险,在炮火中把艺校师生从安东转移到了大连,为党的文艺事业保存了力量,培育了一批革命文艺干部。1947年,田风同志服从组织安排,继续留在大连,在形势严酷而又复杂的新解放区,田风同志主持了旅大文工团、旅大文联工作。为了给文工团搞个像样的管弦乐队,他把母亲留给他的金银首饰卖掉换回了乐器,他认为只要革命需要的事情,他就干到底。解放不久,他又把家里在北京、天津、上海、广东等地的洋行股份全部交公。1952年,他被东北局高岗派往旅大的工作组视为资产阶级文艺的代表人物进行批判,其中苦痛可想而知。1954年平反后,他又于1955年5月以极大热情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工作,先后任导演系教员、主任、党委委员,把自己毕生的热血献给了党的电影教育事业。然而他又一次因政治运动遭受了不应有的批判,终而不幸离世。田风同志的一生,经受了两次政治运动错误路线的迫害,经受了艰苦岁月和严酷生活的考验,然而他对党的文艺事业自始至终抱着一颗赤诚之心,他曾说,“革命者一定是要吃亏、受苦和牺牲的”。这就是田风——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伟大情怀。

        我们纪念田风同志,就要学习弘扬老一辈电影人为电影教育事业倾注全部热情和精力,爱生如子、提掖后辈的崇高境界。来电影学院后,田风同志与家人分居两地,只有每年寒暑假才可团聚,其他时间他都和同学们在一起,他的宿舍是可以任何时间接待前来讨教的同学们的,他对每一位同学的情况都十分熟悉,同学们有困难,他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忙,给他们解除思想的疙瘩,指出前进的方向。三年自然灾害时,他把党照顾他的黄豆、糖、点心等营养品分给同学们吃,从不单独受用。他把自己娴熟的美术技艺和多年舞台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同学们,他还亲自动手指导制景片、绘背景、抬地板、打灯光等等,身教胜于言教。他爱而不溺、爱严结合,常常对有过失的同学严加训斥,他曾说过,“我们任何一点放松或失误,都会在艺术上丢分,甚至给党造成重大的损失”。他要求同学们在政治上进步,他曾说:“你只要活着,就要每时每刻想着这个问题,能不能入党是一回事,努不努力是另一回事,政治上不求上进,业务上就没有前途……”。他爱学生爱到了毫无保留。1963年底 “文艺整风”,在导演系59班揪出了“学生反动小集团”,他因为是系主任又兼任导演系59班班主任而受到株连。调查组逼他写交代材料。他说:“如果他们有什么问题,那也是我的问题。是我没教育好,不能怪这些孩子!”最终,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不仅仅是在电影学院期间,从部队文工团,白山艺术学校,再到旅大文工团,他惜才爱才,关心文艺人才的成长,培养和发挥他们的才能。田风同志在绘画、戏剧、影视创作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然而他留给我们的最大财富不是惊世骇俗的艺术作品,而是新中国文艺界和电影界的一大批杰出人才。他常说:“只要我教过的学生中,有几个能成为对社会主义建设有贡献、艺术上有造诣的人,我就满足了”。这就是田风——一位真正的艺术教育工作者的最可宝贵精神。

        我们纪念田风同志,就要学习弘扬老一辈电影人探索艺术规律和电影教育规律,服务人民、文化自强的创造精神。在晋察冀根据地,田风同志坚持向工农兵学习、从生活出发,导演的《把眼光放远一点》、《母亲》、《血泪仇》等剧目,成功地再现了抗日军民顽强的战斗意志、无畏的民族气概和战斗的乐观主义精神。转战东北时期,他创作了反映反霸清算斗争的大型话剧《妻离子散》和一些歌颂劳动人民的艺术作品,先后领导和创作了几十个反映工农群众斗争生活的剧本。他是新中国电影系统教学的开拓者。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电影教育的摸索期,田风同志走了一条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重在实践的教学之路,从实物动作教起,到单人、双人、多人小品,直至片段、大戏,拍摄默片和短故事片,从而初步形成了系统的电影教学体系。在教学中,他一直强调,要对艺术保持真诚,他曾说:“我最恨一个艺术家对自己的艺术创作采取不严肃的态度……,没有献身精神,一辈子也成不了艺术家!” 他指导的“导五九”的独幕剧《骆驼祥子》、《伤逝》、《虾球》、《绿林行》等,全部改编自中国有影响的小说,《送她一只表》更是师生们生活后自己创作的结果。他一直强调同学们要深入生活,关心中国的实际,他经常带着同学们观摩中国的传统戏剧、曲艺,下工厂观察生活,他说:“不懂得中国的传统美学,不熟悉中国的文学、美术、戏曲,不懂京剧,就不能做一个中国的电影导演。” 这就是田风——一位真正的中国文艺工作者的文化自强精神。

        胡锦涛同志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讲话中提出,高校的使命之一是文化传承和创新。学院把文化建设作为建设世界一流电影学院“5+1”战略之一,制定了学院“十二五”文化建设方案。我们践行“尊师重道,薪火相传”的校训,把传承历史、弘扬传统作为学院大学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以“经史并重”、“经实共举”、“经人相倚”的“三经理念”为指导,以校史教育为重点,着力推进艺术观教育。学院将开展教育思想大讨论,总结提炼包括田风同志在内的一大批优秀电影学院人的思想精神,将建设的校史馆展览老一辈电影人的奋斗事迹,将深入开展“学史明志,学史建碑”文化传承系列活动,从而使老一辈电影学院人的思想精神魅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散发出更多夺目的光芒,使学生们充分了解电影学院校史和前辈的奋斗事迹,把老一辈电影人的崇高精神和深邃思想一代代传承下去。今天,学院把承办田风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作为落实文化建设战略的一个重要举措。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老一辈电影学院人为学院建立、建设、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我们永远铭记老一辈优秀电影学院人的精神思想和人格风范。田风同志与长眠在祖国万里山河的新中国电影教育开拓者一样,将永远活在北京电影学院人的心中——英名长存,永垂不朽!

        在座的各位老领导、老前辈,你们有的是田风同志的战友,有的曾受教于田风同志,有的对田风同志的艺术思想和教育思想有深刻的思考和体会,对田风同志都有很深的感情。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共同回忆他的点点滴滴,深入探讨他的教育思想,全面总结他的崇高精神,为繁荣中国电影文化,为推动电影教育事业科学发展贡献力量!

        谢谢大家!

    首页 | 新闻热点 | 学院概况 | 院系设置 | 管理机构 | 招生就业 | 教育教学 | 科研创作 | 讨论平台 | 电子邮件
    © copyright Copyright 2009 北京电影学院 - 京ICP备050668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