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校友网>>校友最新动态    
专访贾樟柯:我可以承诺 我是能够回来的那种人
 
2016-02-16 14:25:30
 

专访贾樟柯:我可以承诺 我是能够回来的那种人

2010-06-29 16:56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李俊

贾樟柯在拍摄现场

赵涛在《海上传奇》中

《海上传奇》海报

 

  东方网6月29日消息:与普遍的预料不同,贾樟柯没有把世博纪录片《海上传奇》拍成一部宣传片。他把自己的新作定义为“驻会电影”,不承担宣传上海、宣传世博的责任,而是讲述历史。他把它形容成“上海这个城市产生的一个艺术作品”。

  “贾樟柯始终是贾樟柯,本是配合上海世博拍摄的《海上传奇》,并没有歌功颂德,反而一头栽进历史,试图勾勒上海(以至中国)上世纪30 年代至今80年的历史轮廓,野心奇大,但也很难一役毕其全功。”香港著名影评人李焯桃说。

  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海上传奇》是媒体评出的十大最受期待影片之一。电影在戛纳首映时,朱丽叶。比诺什、阿巴斯、王小帅前来捧场,贾樟柯拉着赵涛站在台上说:“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个城市都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纪录片《海上传奇》长度为138分钟,采访了18 位不同年代的上海人。他们大多数都在片中讲上海话,回忆自己在这座不停变化的城市里的生活和故事,展现这座繁华都市百年来的变迁。第一个讲述者是陈丹青,他回忆了小时候在弄堂里打架的事情,把观众带回上海的过去;最后一个讲述者是韩寒,他代表着中国当下的年轻人,他在追求自己的生活梦想:用写字的钱养赛车的爱好。讲述者中还有韦伟(《小城之春》女主角)、费明仪(费穆的女儿)、杜美如(杜月笙的女儿),以及台湾导演侯孝贤、王童等。而赵涛则作为一个独立的角色出现在电影里,扮演的是一个游走在上海这个城市里的灵魂。

  “《海上传奇》讲的是上海,或者更宏观地讲,是在描写聚散离合与心灵创伤。”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评论说。美国《SLANT》杂志甚至认为:“作为一部大型的理性制作,导演在《海上传奇》中极力克制感情。《海上传奇》富于美感又引人深思,是深具实验意义的纪录片,比起我们已经看到的其他影片,它更有资格在正式竞赛单元中占据一席之地。”但并非所有媒体都一边倒地觉得这部电影很好,长期关注亚洲电影的影评人艾德礼就认为“这部电影有点不知所云”。

  《海上传奇》中,贾樟柯的个人风格非常明显。他继续冷静地看待整个变迁中的中国。与早期作品相比,差别仅仅在于,他越来越对纪录片这个形式着迷。他的上一部电影《24 城记》,用“伪纪录片”的方式拍摄了一个国营大厂的转变,这一次,他则调动了所有的剧情片手法,来强调和丰富自己的拍摄目的。

  《海上传奇》中引用了9 部电影的片段,其中包括娄烨的《苏州河》片段,与现今的苏州河进行对比;王童导演的《红柿子》中举家避难上船的镜头,印证了他个人的亲身讲述;安东尼奥尼《中国》中的城隍庙茶馆风情,和当时接待安东尼奥尼的人回忆自己后来接受审查、责罚相应和;儿子韦然讲述上官云珠从乡村到上海、在“文革”中自杀的传奇一生时,引用了上官云珠主演的《舞台姐妹》画面??

  在这部讲述上海的影片里,其实还有香港、台湾。镜头对准几个城市时,毫无例外,贾樟柯都站在这个城市的制高点,拍摄这些城市的全貌:这些城市中间都有水,都有缓缓移动的轮渡船。

  “客观来说,这两个城市都被上海塑造过。”贾樟柯认为。李欧梵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香港,作为上海的“她者”》,就是因为无论是从城市的发展还是文化上,香港都受了上海很大的影响。抗战时期,就有“南来文人”的说法,主要就是指从上海来到香港的人,包括政治家和各种各样文化人。

  贾樟柯在香港采访的人都和电影有关,包括韦伟、费明仪和潘迪华。其实,王家卫也一直是贾樟柯想要访问的对象,但因为在筹备《一代宗师》,他“一直没有接受采访的状态”。

  台湾也有大量迁移过去的上海人。导演侯孝贤、王童接受了访问。贾樟柯想要表达的是:“这三个城市有一种血缘的关系,那个河流就像血管一样;它们都有摆渡船,都有河流。”

  朱丽叶。比诺什看完电影,对贾樟柯说:“电影里的很多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也分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他们讲的这些事情我都很清楚。任何一个有古老历史的城市里,都发生过暗杀,发生过革命,发生过战争,发生过爱情,这些我能理解,能看明白。”

  对比诺什个人而言,她最喜欢的是片中一段当下中国的场景:在一座高档写字楼的电梯前,所有的上班族都拿着东西,急急忙忙地等着电梯。她说:“它像一个当代艺术品一样,一个空洞的电子声音牵引着大家,好像上帝一样在牵引着大家跑来跑去。”

  其实,贾樟柯就是把摄影机摆在上海某幢写字楼的电梯口,就不再管它,所有人都是最真实的反映。剪辑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这一段的节奏和韵律感比较好,但是观众却赋予了它更多的内涵。

  《海上传奇》之后,贾樟柯立刻就会投入到商业片的制作中,正式开始“转型”。而在上海拍摄纪录片时,他突然有了灵感,很快会在上海开拍一部剧情片,然后再去还大量的“片债”,比如《在清朝》和《双雄会》。

  B =《外滩画报》

  J =贾樟柯

  B :两年前,你用“伪纪录片”的方式拍了剧情片《24 城记》。现在,这部《海上传奇》是部真正的纪录片,但是你又用了很多故事片的手法,为什么会这么做?

  J :我就想打破人们对纪录片的成见。整个电影发展的过程中,电影语言的更新主要是靠纪录片带来的。纪录片一直是电影工作者寻找新的电影方法、突破类型限制的一个方法。但到了当下,纪录片比较定型了,发展也不多。在国内,很多人认为纪录片必须是发生在摄影机面前的,不能有任何摆拍,必须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我把它叫做“原教旨主义的纪录片”。纪录片也是一部电影,也是一种美学。导演做的就是处理历史、处理现实的工作,标准是艺术的感染力。我们不是历史学家或者社会学家。我一直在尝试打破纪录片和剧情片的界限,寻找两者之间融合的可能性。纪录片的特点就是谈历史,直接地请历史当事人讲述,它自身就是一种证言、证词,它非常可信。同时它也很直接,直接地把它的生存经验通过语言讲述出来,讲述时的表情就直接会对讲述的内容做一个注解。对于这部电影来说,我找了18 个人物,他们都可以开口讲话,都是还有话语权的人。但是问题是,面对一个城市历史上成千上万的人,或者说,那些没有机会被采访到的人,真正的传奇可能就在他们那儿,那么我又怎么传达这样一个概念呢?我觉得不应该找一个专家坐在那里说话,这个没有感染力。在《海上传奇》里,我把赵涛那条线索,变成一个有一点灵异的人物。其实她是一个来自过去的人物,然后回到现在,她有很多故事,我们能感受到她有很多故事,她又没有办法讲。这样融合一点剧情,就能给观众更多的故事的想象,也就是告诉观众,除了这18 个真实的人物之外,数以万计的不能讲故事的上海人才是这个真正的传奇的主人。

  B :赵涛这个人物的出现,也是影评争议最大的地方,有些国外媒体干脆就认为可有可无。在我看来,她可能就是一种情绪的载体。在这个城市里,只有建筑、街道,其实很空洞,需要人的情绪在里面,她的作用有点像音乐,这是否和你的意图相符合?

  J :对,没错。我觉得她其实跟我引用的那些音乐、照片一样,你把她当一个人物也可以,把她当一个模特也可以??一开始拍摄的时候,她的形象就是一个游走的人,她为什么游走,她怎么游走,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觉得她是这么一个人。当时,我也没法跟演员说你在干吗。拍到三月份的时候,有一天,赵涛突然跟我说:“是不是别人看不见我?”我没明白她的话,但是就在那天收工回去的路上,我突然觉得她这个想象太好了,别人的确看不到她。

  B :那时候你想清楚了她应该是什么人?

  J :是她把我点清楚了。然后,我就发展了最后一场戏:她走进房间,看着一个男人吃饭。这个男人是她父亲,还是她情人、她前世的什么人,都无所谓,关键是,她终于找到这个人。只是她没有办法跟他说话,也没有办法跟我们说话。对我来说,这是挺感动的一个部分。

  B :其实我有点不太理解的是,结尾部分,韩寒讲述结束后,世博的几个民工跳舞就完全可以结束了,但你还是把赵涛放在后面,用这个灵魂来压底。

  J :因为我要说清楚她究竟是谁。其实,她那一笔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收获,放在结尾也合适,就是很大一个感慨。这个感慨应该放在最后,不应该放在中间或者靠前头的地方,最终结束应该在一个疲倦的上海上面。就是有希望向前走,又很疲倦,很累。所以对我来说最后那些闭目养神的人是混杂了一种未来的,他可能在想他的未来,也可能在闭幕养神,混杂了一种希望和疲倦。

  B :你访问了那么多人,平均都是三四个小时,当时让你最感动的是哪个人的故事讲述?

  J :就是上官云珠儿子讲述的那一段。我拍所有的人,不管是谁,拍完都会例行公事地说一句“:我的电影不会太长,您的采访不一定会用在里面。”对所有人,我都有言在先。只有拍完他之后,我说:“我一定会放在这个电影里面。我跟他说,如果这一部分因为我的原因,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最后不在电影里面,我就不要这个电影了。”因为我是个电影工作者,他也是个电影工作者。我的前辈为了电影,家庭、生命、下一代,全都付出了。那是采访的时候,我唯一哭过的一次。特别是讲到上官云珠的女儿、他的姐姐的事情,以前我隐隐约约知道这个故事,但是当事人的亲属直接说出来,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那是跟我自己最贴近的一个故事。

  B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故事,一个就是讲述接待安东尼奥尼的《中国》来中国拍摄,一个是韩寒那部分。每个人可能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段落,这些人的故事多少都涉及了各自时代的大事件,甚至是过去的影视不太会碰触的题材。

  J :拍上海,很多地方是必须要涉及的,比如1949 年从上海到台湾的离散故事,否则上海都是不完整的,没办法讲的。上海之所以是上海,就是你在台湾能碰到很多上海人,甚至在全世界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上海人。比如说,1949 年很多上海人到了巴西圣保罗,到了北美。如果不拍这个离散,就不可能是在拍上海的往事。同时,上海也是被改造最厉害的城市。它跟北方城市不一样,它们没有租界的历史,没有海派文化的背景。上海作为“东方的巴黎”,那个时候就已经非常国际化,但是在1949 年之后,对它的改造是翻天覆地的,对人的改造就更不用说。如果这一部分不能谈的话,也不是上海。至少,《海上传奇》做到了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第一步,而且是一个开始。

  B :很多人都以为这部电影是官方的主旋律宣传影片,但你又把自己的想法融入进去,这个过程中的沟通有没有遇到麻烦?

  J :一开始大家就对这个片子有误解。准确地说,这部电影叫做“驻会电影”,就是一个展品,不承担宣传上海、宣传世博的责任。它是一部讲述历史的电影,是上海这个城市产生的一个艺术作品,而不用承担一些官方信息的传递。我觉得这也是上海的进步,无论是上影厂也好,世博局也好,大家都认同这个观念,给我自由。上海需要一个艺术品,上海需要艺术,这个思路是对的。上海曾经出过那么多好的影片,但是现在我对上海拍的电影很不满意,它们甚至连空间都不可信,都是在车墩拍的。上海有那么好的空间,为什么都要跑到车墩去拍?现在,上海在变,这个变化中开始产生《海上传奇》这样的电影了。

  B:很多外媒认为,这部电影的手法相比《24 城记》还是有进步的。至少在观看影片的时候,很少会有退场的观众,对于纪录片来说,这样的情况在戛纳并不常见。

  J :从美学上来说,我一直想追求的群像的感觉更强烈了。《24 城记》有9个人物,这部有18 个人物。其实也不是数量的问题,《24 城记》里大家的身份比较一致,都是工人。这部电影里,每个人的身份就千差万别。所以我一直想“雕塑”的那个群像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我自己还是挺满意这部电影的,因为我一直想做群像,同时也想做那种长篇小说章节的感觉,而且是不关联的章节,只有内在的逻辑,没有表面、事实上的逻辑。他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然后可以展开来看。我目前希望做的是一个复杂性的呈现,一种面的呈现。因为当一个社会长期不允许讲述许多问题,现在刚刚有一点允许的时候,对我来说最迫切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种多样的可能性都呈现出来。如果我们这个社会越来越多地讨论这些问题,那我觉得肯定应该大量做一个人的故事,一个家族的故事,或者两个人、一对父子的故事,夫妻的故事。但是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开始,我想用这个群像首先把这个现象呈现出来。

  B :接下来你会去做商业片,等了这么多年,做好转变的准备了吗?

  J :准备做得差不多了。所以接下来会一下子拍三部商业电影,把欠下的债一起拍掉。B :这大概会花多长时间?你要拍的都是历史题材,要离开让你成名的当代中国了吗?J :这些都是投资规模比较大的电影。比如《在清朝》,讲的是晚清故事,《双雄会》是讲述1949 年以及1927 年的故事,都是历史题材,会花比较多的时间。从1997 年到现在,已经过去13 年了,我的当代中国的拍摄就此告一段落。等拍完这三部历史片,我会再回来,我可以承诺,我是能够回来的那种人,不是一去不复返。我相信自己,其实不是承诺,是能力的问题,我相信自己。

  B :你很多电影的投资、发行,北野武的公司都有参与。

  J:他就是赚钱给我拍电影??哈哈。我记得那年拍《世界》的时候,剧本写出来,大家都说,“这是很好的一个剧本,但是肯定不卖钱”。正好那年,北野武拍的《座头市》发行特别好,他说:“既然导演想拍就拍吧,反正公司也赚钱了,那就拍吧。”

  B :听说你早上看到《Screen》上,国际影评人给北野武的新片《极恶之道》打了0.9 分,感到很惊讶?

  J :对,我是很生气。但是后来一想,也很有可能??电影我还没看过,我真不好说,那天他留了票给我,结果我晚到了两分钟,就没能进场。这有可能是个极端的电影,所以大家一下欣赏不了,习惯不了,比如说很血腥啊,极端啊,但不一定代表这个电影的美学不好。我很相信他,每个导演都有调整期,不可能每部电影都在高峰上面。但是这个分数这么低,我觉得有点是故意的??

  B :在戛纳这种地方,影评人就是故意不给商业片面子的。这部电影是非常标准的商业片,作为普通观众,大家都看得很愉悦。

  J :所以有时候,我都觉得他不应该进竞赛单元参加评审,他就应该去那些专门给商业大片设置的展映单元,就跟伍迪。艾伦、奥利弗。斯通、戈达尔那样的影片放在一起,观众反而会觉得影片好。因为你一旦进入竞赛单元,大家对你的要求是可以想象的,就是你必须艺术。

  B :你怎么看待北野武这个人,你们的电影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J :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他就像一个家长。如果电影有一个家族,或者是一个家庭,他就是这个家庭的一个长辈,很照顾下面的人,然后自己的表率也做得很好。我经常会在影展上遇到他,大家的交谈不超过5 分钟,但是所有重要的时刻,他都会帮助你。比如没钱了,没有人投拍这部电影,他是最后那个会出钱的人。这就是电影这个江湖里面的规则,他很讲义气吧。

校友风采
我校校友刘海平获 ...屠居华陶经
唐国强王超孙周
孙松王鸿海苏舟
王小列宋晓英宋春丽
王小帅邵兵娜仁花
王兴东穆德远王志文
苗圃吴天明马精武
路学长夏钢陆川
刘孜肖雄李少红
刘信义徐静蕾刘佳
林芳兵许晴李平分
严定宪李岚华严晓频
寇振海蒋雯丽尹力
蒋勤勤尤小刚姜武
余男姜黎黎俞飞鸿
贾樟柯贾妮袁立
霍建起黄晓明翟俊杰
张国民张建栋张建亚
张军钊张黎张晓敏
张艺谋赵非赵君
赵薇黄圣依黄磊
黄建新黄海波胡亚捷
胡雪杨侯咏何群
何琳韩三平韩刚
郭晓冬郭凯敏郭宝昌
顾长卫印质明庞学勤
林汝为刘世龙张天民
孙羽赵联李亚林
严定宪阿达于洋
陈强林农王好为
刘尚娴黄蜀芹李前宽
张今标胡炳榴毕鉴昌
谢飞郑洞天丁荫楠
广春兰
更多
校庆活动
校友会联合录音系校友举办集体观影活动
我校校友刘海平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
北京电影学院校友会志愿者协会成立
2012年北京电影学院校友会宣传短片
庆祝建院55周年 召开青岛亚洲电影文化合...
我院举办庆祝建院55周年联欢晚会
标放焕然一新喜迎校庆
更多>>

北京电影学院
图片库

媒体上的
电影学院

网络导航

© copyright Copyright 2009 北京电影学院 - 京ICP备050668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