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学院研究生当兵记|原来部队的汗有这么多种流法
2017-12-05 18:07:55

新兵入营2个多月,很多部队陆续举办了授衔仪式。授衔完毕,他们就是一名真正的战士了。

2个多月的训练,流了无数的汗,咽下了无数眼泪,突破了无数次极限,终于授衔了。我想,这一刻,战士的内心都是不平静的。

段俊臣是中部战区空军某场站的一名战士,1年前入伍,来部队前是北京电影学院声音学院的研究生。本文是他授衔时的心路历程,句句真挚。相信每个战士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每天3公里,每次都想过“放弃”

刚踏入军营,要问我最“头疼”的事是啥,我一定会说“3公里”。

每天早起跑3公里,开始时很困难,自己本身偏胖,加上之前又不爱运动,跑完两公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步子,想过以上厕所、崴脚各种理由打报告出列,但每当这时候,班长总会喊:不要掉队,在最想放弃的时候坚持下来才能提高!

坚持,3公里使我更加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金量,在之前的生活中自己没几次真正做到过。

收操回班整理内务,最重要的是被子。一大早要到俱乐部的空地上“占位子”,压、掏、再压、掐、修,一样也马虎不得,无论哪一个环节偷了懒,都会在最后呈现出的“豆腐块”中暴露出来。

“毛巾边齐床外沿,杯左盒右摆中间。牙膏牙刷头朝上,刷毛别忘冲外面”,这是我给大家总结的顺口溜,也是在时刻提醒自己注意细节。

作为副班长,我每天都会督促战友们整理内务,其实提醒大家的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

 

              从走正步中品出了“心灵鸡汤”

可能自己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每次自己有一点小进步,都觉得飘飘然,总想着给自己放个假,就像大学军训的时候,总想偷点懒。

“这里和大学军训不一样。”班长看出了我的心思:“这不是军训是部队,这不是游戏是“战场”,这里培养的是战士,是能打胜仗的战士!”

 班长的话点醒了我,我自己应该将自己摆在“军人”的定位上,而不再是一名“大学生”。在训练场上,我打起120分的精神,竭尽全力来完成好每一个动作

原以为,“蹲下”是最折磨人的动作,谁知摆臂“加速定位”更闹心,原以为摆臂“加速定位”已经够闹心,谁知正步“端腿”更要命……

进军营的前两个月我一直有个疑问:像军姿、正步这些动作,班长为什么总和“人生鸡汤”挂钩?

慢慢的,从脚掌全麻到半麻,从大腿挪着上楼梯到“踢腿如射箭”中我明白了,军姿是一种气质,一种昂首挺胸、顶天立地的气质;正步是一种品格,一种脚踏实地、坚忍不拔的品格。

            第一次知道“汗”有这么多的流法

 

每一次的体能训练都是一场与自我意识的“殊死博弈”,到了部队才知道“汗”原来有这么多的流法,可以顺着脑门经鼻尖直接成流儿地淌,也可以从经秋裤、棉裤湿到迷彩,畅快!

俯卧撑和单杠是我的弱项,在家时,俯卧撑最多做俩,来这第一次测试,我吭哧瘪肚地做了20个。我知道,不就是练嘛!

有过第二天抬不起胳膊的时候,有想在俯卧撑时多撅会儿屁股偷懒的时候,没什么捷径,还是那一个字:练。

体验过什么叫抬不起腿、拿不起筷子;体验过体能达到极限后身体的飘然;经历过用脚丈量70里路……

终于我能龇牙咧嘴2分钟做51个俯卧撑了,能连喊带叫3公里跑进13分了,第一次跑进这个成绩的时候,我竟然激动地哭了,成绩来的有多不易自己心里最清楚……

                肩章,“没那么好扛”

 

当肩章真正戴到肩头的那一刻,我顿时明白了“肩章为什么这样重”。它既是对你为之付出汗水的肯定,又赋予了你更多的责任与使命,从此,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肩上不仅有小家的责任,更要担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就像班长说的:“肩上这一道拐拐,没那么好扛。”

宣誓的时候,我用最大的力气喊出每一个字,眼泪竟不由自主地在打转。当我把右拳高高举起,我为自己骄傲!

 

 

作者:段俊臣

编辑:吴双

审核人:ZJQ

本文转载自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