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影学院201... 2011-12-13
北京电影学院大 ... 2011-04-14
现代创意媒体学 ... 2011-01-12
2011年招生简章 2010-12-10
2011年本科招生 ... 2011-01-05
2011年对外籍人 ... 2010-12-28
北京电影学院大 ... 2010-04-19
名师教你学编剧 ... 2011-12-06
  2012年录... 2011-11-14
北京电影学院摄 ... 2011-11-10
影视产业金融投 ... 2011-08-30
文化创意与影视 ... 2011-07-08
2011年北京电影 ... 2011-06-28
2011年秋季专业 ... 2011-06-24
名师教你学编剧 ... 2011-12-06
  2012年录... 2011-11-14
北京电影学院摄 ... 2011-11-10
影视产业金融投 ... 2011-08-30
文化创意与影视 ... 2011-07-08
2011年北京电影 ... 2011-06-28
2011年秋季专业 ... 2011-06-24
北京电影学院简介 2011-02-09
学院校舍建设满 ... 2011-02-09
学院图书馆建设 ... 2011-02-09
学院教材建设成 ... 2011-02-09
电影学院注重明 ... 2011-02-09
电影学院不拘一 ... 2011-02-09
铺就富有特色的 ... 2011-02-09

招生网>>电影学院名师谈育人
艺有法,艺无定法---沙占祥
2011-02-09 16:32:28 点击量:

以下内容节选自《电影人的成长》,版权所有:中国电影出版社、北京电影学院,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摄影系教授:沙占祥 ,博士生导师
采访撰写:李棣华 徐源 张赞波

    在您看来,报考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学生,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首先要有一定的文化功底,譬如文学,数理化,外语,美术,艺术常识和一定的摄影知识。另外一个就是思维要灵活,反应要敏捷,善于应变。还有一个就是观察能力与形象记忆能力要强。譬如说一个景物、一幅画面,你应该灵敏地观察到美和不美的地方。艺术是营造美的,所以你必须能够发现美。摄影系的考试一般会考一考绘画。绘画看起来好像是一种技巧,但关键是你观察的准确不准确,你观察的准,你画的比例、形态各方面就好看,你观察不准,画的就会走样。当然绘画技巧也很有帮助。但是我个人倒有一种想法,如果他对形态、对色彩等非常敏感,因技巧原因即使画得不太好,未必就不能拍摄出好画面来。因为摄影师的作品是用摄影机拍摄出来的,而不是用手画出来的,所以主要是有灵性,对形态、对色彩、对造型、对美等都很敏感。总之,我觉得报考摄影系的关键是个综合素质的问题。

   为什么不少摄影师后来可以当导演?

摄影系原本就为学生开设了一些有关导演、编剧等知识的课程,并对学生进行严格训练。摄影系学生的作业基本上都是学生自己编剧,自己导演的。

摄影师是电影摄制组的核心创作人员,要把电影拍摄好就必须对协作的各方非常熟悉——包括熟悉导演的工作。一个摄制组,主要创作人员就是导演、摄影、美工、录音几位。摄影是很关键的,怎么把导演的意图变成一个优美的画面,是事关影片成功的关键一环。导演的构思是设想的东西,但最后形成的是画面,所以仅有想法不行。为什么摄影要强调基本功,原因就在这儿。 摄影系的一些毕业生从事摄影工作多年以后,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的人就不满足再给导演当摄影师了,开始自己做导演,亲自来完整地展现自己的独特想法。摄影系78班的张艺谋、穆德远、顾长卫、侯咏、萧风、赵非等都是这样。

  

    那您觉得作为摄影系的学生来说,怎么样才能够打下一个扎实的基本功?

要认真地学好每一门课程,要勤于思辨,然后大量地去实践、去拍摄。通过这些把理论知识变成自己的操控能力,真正掌握这些基本功,这对一个摄影师是非常关键的。譬如,有关摄影技术、技巧的课程必须学好,学扎实,否则你任何绝妙的创意和新颖的设想都将成为空的、虚幻的,无法在画面上实现。要把你所有的设想变成一个个实实在在的画面,能不能实现,就是能力与基本功的问题。

       

您认为基本功包含什么元素?

基本功就是对画面的控制能力。包含的内容很多,譬如对画面透视感的控制、影调的控制、色调的控制,光线的控制等等,这些都是基本功。说具体点,譬如在海边拍电影,导演要求画面是个明快的调子,篮蓝的海水,鲜艳的服装,可偏偏遇到连阴天,你能不能在忠实还原人物肤色与服装色彩的前提下,同时又把灰蒙蒙的海水拍成蓝色的?又如在影片里,晚上屋内所有的灯都是亮的,要睡觉了,“啪”一关灯——这个画面怎么拍摄?关了灯以后电影银幕上实际并不是全黑的,那么你打出来这个光是不是给人感觉是关了灯以后的夜间效果,而不是银幕一片漆黑。这些就是基本功。不像我们在家里,一关灯屋子就全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那还让观众看什么,总得有一点月光什么的进来,营造一种月夜的效果,或者一种朦胧效果,那是银幕上应有的东西。总之,基本功就是你能不能通过画面准确地传达出你想传递的那种信息,并让观众产生与你相同的美的感觉。

这些不是灯光师的事?

但归根结底要由摄影师来判断满意不满意。尤其我们摄影系的作业都是自己打光,自己做作业,你怎么能说拍摄每个作业时都要到处请灯光师来做呢。即使是由灯光师打光,摄影师也得知道什么光可以打出什么效果,不知道怎么配合呢?同样的,一个摄影师如果说“我根本就不需要研究剧本,导演说拍什么就拍什么得了”,那肯定也拍不好,道理是一样的。摄影师必须熟读剧本,并随时与导演沟通,了解他的想法,尔后设计你的摄影阐述,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彼此默契的配合。

您认为学生多实践好,还是多做一些理论方面的研究好?

两方面都很重要,不能忽视任何一方面。摄影系的学生毕业后是一名创作人员,要在实践中经营画面,他既要懂得有关理论,如技术、技巧、创作、美学等等,又要有创意的思维,还要有实现自己创意的实践能力。这是一个综合素质的培养问题。和其它系比较起来,摄影系除了要求艺术的修养以外,同时要求技术的基础,这也是摄影系学起来比较难,不容易迈进这个门坎的原因。

我过去给78班讲摄影机操作的时候,曾经讲过十字口诀“频率、叶子板,焦点、收光圈”。我跟他们说,这十个字你们一定要记住。这是操作摄影机拍摄前必须检查的四个问题,一定要先检查你全做到没有,没做到赶紧做,做到了你再去按摄影机开关。我问都背下来没有,大家说背下来了。我接下来说,我保证你们全班26个同学人人在这十个字上栽跟头,我只是希望你们栽跟头、犯错误全在电影学院学习期间,不要出去再在这十个字上出纰漏。一开始他们有人不信,但是一到具体拍作业的时候,不是在这儿出问题,就是在那儿出问题,大都离不开这十个字。其实大家都已经懂得了,只是因为拍摄现场太复杂了,要考虑的问题太多,初始拍摄时又太紧张,不是忘了这个就是忘了那个,忙乱中总会出点差错。可见,理论和实践都是不可缺的。

要克服这样的问题应该怎么做?

   一要认真,二要反复练习。这就跟向老师傅学手艺一个道理。比如说学“锯东西”,师傅给你画上线,刚开始你常常会锯不直,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你做不到,那就得反复练习。   

  

您能谈谈在长期教学过程中,您所形成的一些教学心得或者感悟吗?

我讲课的时候特别愿意讲三个字:“悟、灵、变”!

“悟”就是要把老师讲的或书中写的理论知识悟透、悟深,真正吃透它的精髓。只有悟才能理解,才能洞彻,才能真正掌握。悟的目的是学以致用,悟的精髓是思辨。子曰“学而不思则罔”,不要盲目地去迷信权威。悟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既要通晓思路,又要融会贯通。

“灵”是指在悟透了以后,要灵活地去运用。

“变”指在运用中要追求变化。

为此,你首先要把老师讲的全部吃透了,要吃透老师的思维,然后你要去灵活地而不是教条地运用这些知识,并且在运用中力求有所变化。古代诗词中说“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常建“破山寺后禅院”),为什么不说“直径通幽处”呢?因为“曲”比“直”更富于变化,也才更美。所以艺术要追求“变”。

艺术永远贵于创新,不能一个模子做出来,这是学习艺术非常关键的地方。如果悟不透彻,用不灵活,又无变化,你就没法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另外,我还特别强调七个字:“艺有法,艺无定法”。从狭义的角度来讲,每一门艺术都有各自的特点,绘画是平面艺术,雕塑是空间艺术,音乐是听觉艺术,电影既是视听艺术又是时空艺术,等等。因此每门艺术都有它独特的规律,有它的章法,有它的法则,要学习,要遵循,这就是“艺有法”。但是,又没有一门艺术的法则是机械的、呆板的、教条的,是金科玉律,是永远不能变的,这就是第二句“艺无定法”。这七个字中,“艺无定法”的前提是“艺有法”,这两句话前后不能颠倒。就好像早上起来吃油条,一根两根三根四根,吃到第五根后吃饱了,你总不能明天来买油条时说:师傅,我昨天是吃到第五根吃饱的,今天我就买第五根。没前面那四根做基础,仅吃第五根是吃不饱的。没有“艺有法”,就做不到“艺无定法”。

先有法而后无定法,就是要先学好法则,悟透法则,掌握法则。尔后在运用中我们又要想办法在某种角度、某种程度上灵活、适当地去突破、超越这个法则,以求变化。当然这个“艺无定法”不是说将法则全部推翻,其精神是在总体上遵循法则的基础上,在局部上有所突破与超越。

在实际艺术创作中,这七个字的本质就是从“必然的王国”跳到“自由的王国”。

这个“变”该怎么去求?

求变有时很难,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但这不等于我们可以不去积极努力求变。有好多艺术上的规则,要突破起来确实很难,但是不能因此而放弃求变,反而更要极力求“变”。例如,拍故事片电影,通常是根据故事,由主要演员与群众演员在相对封闭起来的景物前表演着拍。而张艺谋的故事片《秋菊打官司》却反其道而行之——用纪实方法拍摄成功了,并获得世界电影界的好评。当然他为此创新的观念遇到了很多很多难题,譬如在拍摄现场如何避免老百姓都去瞅摄影镜头?因为没看过拍电影的现场老百姓(尤其是儿童)肯定都会好奇地往摄影镜头那边瞅,这样一来你怎么拍啊?求变很难,但还是要求变!只有这样才能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类才进步,社会才发展。如果都不求变社会就停止了。

无论是做学问还是搞创作,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搞艺术创作实际上也是通过实践来做学问。民间艺术是怎么形成的?不也是一代一代人的突破、创新、求变、积累出来的吗?正如一代国画大师齐白石先生所言“学我者活,似我者死”。我们电影学院的学生如果学得永远跟老师一样,那就完了,电影学院就没有前途了。学生一定要超过老师!我常对学生说,你们要超过老师,否则不是最好的学生。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得有敬业精神,那些成功的人,哪个不是有着浓厚的、执著的、痴迷的敬业精神。譬如在文学上,贾岛反复琢磨着是僧“敲”月下门好呢,还是僧“推”月下门好,最后诞生了“推敲”一词。对于学生来说,能不能在现代社会众多的诱惑中把握住自己,刻苦、执著、勤奋地去学习、去实践,不断完善自己的思维模式,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这是成才的关键。

 

您能举几个“艺有法,艺无定法”的具体例子吗?

在摄影镜头的运用技巧上有一条法则,拍摄大场面一般不适于用长焦距摄影镜头拍摄,而宜选择短焦距摄影镜头拍。因为在同样距离下短焦距摄影镜头视角很宽广,很容易拍摄下很大的场面;长焦距摄影镜头的拍摄范围却很窄,必须在极远处才能拍摄下大场面,在实际当中,拍摄距离太远后,如何在较长时间内维持整个拍摄距离上没有行人等等因素的干扰,简直是几乎无法解决的大难题。故此长焦距摄影镜头一般多用于拍摄近景、特写,或拍远处不受干扰的较小范围的景物。但摄影系的鲍萧然教授拍《沙鸥》的序曲时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用了一只1000毫米焦距的超长焦距摄影镜头,自250米远处开始拍摄一组女排队员迎面而来的大场面,整整拍摄了三分钟,直至女排队员走至200米处时为止。那组画面一出来,长焦距摄影镜头的转移调焦效果与独特透视造型,突破了电影中常见大场面造型的定势,太美了,引起电影界的一致叫好。但那也是在基本“守法”之前提下实现地局部突破,并不是全盘否定了摄影镜头的运用法则。为了拍这组镜头,鲍老师特意选择在枯水季节的北京十三陵水库库底拍摄,从而有效地避免了行人等外界因素对拍摄的干扰。

又如,在摄影镜头的运用技巧上还有一条法则,不宜用短焦距摄影镜头拍摄人像。因为同是拍摄人像,短焦距摄影镜头要在远比长焦距摄影镜头更近的距离处拍摄才行。而距离很近时,短焦距摄影镜头夸张型透视变形的近大远小规律,将会导致把人物造型拍摄成大鼻子小耳朵的效果,以致丑化了被摄对象。但是周顺斌拍摄的作品“升”恰恰是用短焦距摄影镜头拍摄的人像作品,短焦距摄影镜头的夸张型透视变形使指挥吊车的建设者的双腿粗壮而有力,手臂直插云天,建设中的楼群与吊车向蓝天汇聚而高耸入云,从而使画面既表现了建设者脚踏实地的建设精神与雄伟气概,又反映了祖国四化建设蒸蒸日上的美好前景。正是因为透视变形的技法使作品在造型上为之一新,该作品最后荣获了第十三届全国摄影艺术作品展览的金牌奖。可仔细一想,该作品虽然突破了短焦距摄影镜头拍摄人像的禁区,但他基本上还是遵循了摄影镜头的艺术法则:他采取仰拍的角度,又让工人站在高台上,使脚仅仅露出一点脚尖,从而避免了出现大脚板的歪曲造型;同时,由于是仰拍,人物脸部离开摄影镜头较远,以致使五官造型正常,又避免了在近处平视拍摄人像时易出现的大鼻子小耳朵的歪曲造型,使画面初看起来并没有不舒服之感。

总之,艺无定法不是乱来,更不能胡来。

所以我给学生们反复讲,你们到电影学院来学习,实际上是学这些法则,但是最终你不要被这些法则束缚住自己的头脑。也就是说学任何知识,都不要被知识束缚住头脑的灵活思维与创新。诺贝尔奖的所有获奖项目都是对原有一些规则的突破,否则怎么会得诺贝尔奖呢?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就是突破了传统力学的一些束缚吗。但是你决不能说爱因斯坦的传统力学没学好,实际上恰恰是由于他对传统力学学得顶呱呱而又没被束缚住,才有了创新。只有从“有法”才能做到“无定法”,所以摄影基本功的东西一定要掌握。文学创作也是一样,它也有很多很多规律。一点规律不学,你就去写剧本,一写就是顶呱呱的文学作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只有在熟知这些法则的前提下,才能去谈突破,才会有创新。

有的学生在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时非常努力,拼命地学习,可是一旦考上电影学院后,就觉得终于成功而放松自己了,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我们有的学生虽然进了电影学院,但却没有在电影事业上奋斗终生的激情、志气与决心。而要想成才,学习时就需要有激情——对知识、对专业要有痴迷的态度,要执著、勤奋,像五连冠的女排队员那样永远从零开始,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往前走。希腊有一句谚语说,“人有两种东西,只有当失去它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它的真正价值——青春与健康”。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年轻的时候紧紧抓住青春和健康,牢记岳飞在《满江红》中所说的“莫等闲白了少年头”?人应该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说的那样:“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中国古代有一句俗语——“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的学习永远是老师不能替代的,老师讲得再好,不等于你已悟透,你悟透了也不等于真正变成你的能力。每个人都要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这需要持之以恒地努力。人在大学阶段是精力与体力最充沛的时期,其实也正是营造自我、锤炼自我的佳期,这不单是知识的营造和锤炼,还包括我们思想道德与性格的锤炼,待人处事、与人合作的锻炼等等,总之我们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机不可失啊!最后,衷心祝愿电影学院的莘莘学子人人有所作为,人人成为国家栋梁之才!

艺术简历:

沙占祥,男,19428月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1964年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员。摄影系博士生导师,教授。学院教学督导、学术委员会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电影学院支社主委。兼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国家摄影职业技能鉴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摄影器材行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国家照相机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摄影函授学院副院长,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高等学校兼职教授,《中国摄影》、《摄影与摄像》、《人民摄影》、《照相机》、《电子出版》等报刊编委。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荣获北京电影学院首届“金烛奖”、全国高校摄影联合会颁发的“红烛奖”,并荣获“九三学社”北京市优秀社务干部奖。

      完成一项全国艺术科学规划“九五国家级课题”,并已顺利结项。出版的专著有《摄影镜头的性能与选择》、《摄影镜头的使用技巧》、《摄影滤光镜的性能与使用》、《照相机的构造与使用》、《中外照相机博览》、《照相机及其使用》、《照相机与摄影镜头》等7部,;主编《摄影手册》,《照相器材维修工职业资格培训教程》等;编写的教材有《电影摄影机》、《摄影镜头》。撰写并发表了百余篇论文。上述专著先后荣获国家级奖 2 项,部(市)级奖 4 项,全国性大奖3项。计荣获“全国高等学校国家级优秀教材奖”、“全国高等学校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两次荣获“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荣获“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高校(部级)优秀科研成果奖二等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两次荣获“全国优秀图书金钥匙奖”等。论文“《摄影镜头的性能与选择》编写体会”获北京市高等教育科学研究优秀论文成果奖。主持制定了《照相器材维修工》国家职业标准,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于2002年颁布执行。在中央电视台开办的《电影摄影机》(2集)、《现代相机》(15集)电视专题系列讲座中任首席顾问及主讲。  

以上内容节选自《电影人的成长》(中国电影出版社2007版),更多内容可查询卓越网或中国电影出版社。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