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师德工作动态
师德访谈
教师基本功比赛
师德重要文件
青年教师社会实践
师德论坛
十佳评选
师德调研与理论
师德建设联席会
专题网站>>师德建设网>>师德访谈
雕刻生活,塑造自我-赵福谦访谈录
2008-04-01 00:19:31

                      

赵福谦艺术简历:

男, 194310月生,河北人。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1962年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1967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1978年到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任教,讲授课程有素描课和雕塑课。

主要雕塑作品有:《冲向蓝天》(北京  不锈钢 高4米)、《南丁格尔纪念像》(北京 铸铜 高2.6米)、《鉴真大师纪念像》(北京锻铜 高3.7米)、《箭神》(美国铸铜 高2.2米)、《夕阳丝竹》(北京  锻铜浮雕 12平米)、《李时珍胸像》(山东 铸铜 高80厘米)、《孙思邈胸像》(山东 铸铜 高80厘米)、《张仲景胸像》(山东 铸铜 高80厘米)、《飞天》(香港 花岗岩浮雕 123平米)、《彝族舞蹈》(北京 玻璃钢 6平米)、《母子》(河南 大理石高2.5米)、《与鸟儿对话》(河南大理石 高2.5米)、《天曲》(北京锻铜浮雕8平米)、《阅读》(西安 铸铜 高1.5米)、《瑶族姑娘》(铸铜 50厘米)、《陶弘景纪念像》(山东  铸铜 高5米),其中部分作品发表于《中国肖像雕塑集》、《北京城市雕塑集》。                                     

(创作陶弘景纪念像,2002年)

最大的收获,就是练就了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

问:您从事雕塑艺术创作多年,能谈一谈您最深的感受吗?

赵福谦:我感受最深的是,雕塑艺术的兴衰与国家的经济状况紧密相关。五、六十年代参展的作品几乎都是石膏着色,没有经济能力铸铜、打石头。真正打成石头的是很少的国家级别的雕塑,如人民英雄纪念碑、当时的十大建筑雕塑等。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不锈钢、大理石、花岗岩、铸铜城市雕塑发展很快。

一个专业雕塑家,如果获得某地一项城市雕塑的设计机会,我觉得不宜把过分个性化的理念和思维强加给老百姓,让人看不懂。我指的不是抽象雕塑,许多抽象雕塑是很美的。一个展览几天就结束,有的行为艺术也就半天,但公共环境中的一件硬质雕塑,一经安装上去,就是永久性的。环境雕塑有一种强制观赏的特性,路过那里,不看也得看,所以应考虑大多数人的欣赏习惯。

问:您最欣赏哪一位雕塑家,为什么?

    赵福谦:接触雕塑以来,喜欢的雕塑家当然会很多,包括我国当代的许多年轻雕塑家。他们有才华,有成就,思路也开阔。他们的许多作品我都非常喜欢,而且他们的基本功也是非常过硬的。但印象最深的雕塑家,是国外的米开朗基罗,国内的滑田友。

 我看米开朗基罗的作品,触动最深的,是他的造型技巧。我佩服米开朗基罗对人体美的挖掘深度,和对人体的强大的表达能力。他做《大卫》时才28岁。我有一位生活在国外的同学,去意大利,专程瞻仰了《大卫》原作,回来在电话中十分感慨,说一辈子搞美术,直到站在原作之前,才感受到这巨大石雕的震撼力,直到见了原作,才真正认识了米开朗基罗。

《哀悼基督》也是他的一件杰作。基督的躯体、腿部表现得骨肉明晰,生动、完美。完成这件成熟的作品时,他还不到23岁。真是令人感叹,不可思议。你们对米开朗基罗都比较熟悉,今天我给你们说说滑田友。

 滑田友可谓我国近代雕塑的鼻祖之一,徐悲鸿最先发现了他的雕塑才能,并送他去法国留学。在法国,多年饥寒交迫。但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的作品在法国多次获奖。他从我国传统雕塑中汲取许多养分。使他的作品形成极强的个人风格和形式感。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背面中央的“五四运动”就是他的杰作。在构图的安排上好象有某种音乐的旋律感。这就是他的风格。在我国雕塑界,人们把滑田友先生称为人体权威。据我所知,在我国能被称做人体权威的也就他一人。去年,北京雕塑界举办了纪念滑田友的大会,缅怀他的艺术成就。

 我感到庆幸的是,我上雕塑系一年级时,正是滑先生教我们头像和人体。每天上午由年轻教员陪着他在教室里看一圈,仔细观看学生的习作,然后指点几句,话不多,先生走后,我们马上记笔记。有时赶上他挽起袖子给学生示范做头像,高班同学也挤进教室,领略大师的风采。

 他的人体代表作是在法国做的“沉思”,参考一位十几岁的男孩做的一个人体。我上学时对这件作品的认识很肤浅。时隔40年,最近为给你们上课,我把沉思的照片打印了出来,发现了许多过去没有发现的东西,青少年人体的肌肤的特点,充分放松的左腿和左臂,与吃劲的右腿之间感觉上的区别,休闲的左手腕上,全身唯一露出的一点动脉,是由于较长时间下垂出现的,观察表现得如此细腻,真的是有血有肉。从这件作品上,我们欣赏到到发育中青少年的人体美。“沉思当年在法国得了金奖。

问:您觉得雕塑对影视美术工作者的帮助有哪些?

赵福谦:一个美术院校的学生,或电影学院美术系的学生,学画画,学雕塑,几年下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觉得不仅仅是学会了画画。做雕塑,最大的收获,就是练就了一双与众不同的、训练有素的眼睛,一双敏锐的画家的眼睛,更重要的是,提高了造型艺术修养。

如果认为在美术系学了绘画和雕塑,就是为了将来在拍片子时,会勾小人就能画分镜头图,会画水粉就能画气氛图,会雕塑就能根据片子的需要做个立体造型?这样理解未免狭隘。经过素描、速写、雕塑、色彩的训练,你的视觉修养就应当比其他人员要高,只要你参加拍片,你的视觉修养必然会影响到片子的视觉效果。附中时我看过一部苏联电影白痴,画面色调的运用非常考究,都是精心设计的。印象深刻,回来我画了许多镜头的记忆画。这就是美术起的作用。美术系的同学毕业后参加拍片,有的当了导演。他们在形象设计、化装、服装、道具、环境的处理上,在画面的造型,构图的处理和色调的运用上,必然会体现出他们的优势。如果你们有机会去访问他们,肯定谈得比我更深刻具体。

问:您怎么看当今的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

赵福谦:艺术种类五花八门,每人接触的方面都有限,我对行为艺术了解不多。发达国家在科技上有许多东西比我们先进,但艺术上很难说谁先进,许多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具有强烈的民族色彩,令人喜爱。我想每种艺术门类的出现,一开始也许有它的道理。但是否能繁荣起来,也要看国情、社会背景、文化传统和人们的欣赏习惯。

十几年前出现的行为艺术还是把人裹上白布站在雪地里,站在房檐上。展厅里艺术家扮做卖虾的渔民,筐里摆着新鲜的对虾,形成一种行为艺术。听说近来有的搞得太离谱,公安部门都介入了。有的我认为是丑恶,是行为者扭曲心态的宣泄。我的许多同行也这么看。

问:您酷爱雕塑艺术,并且非常喜爱摄影和电脑,您能谈一谈其中的体会吗?

    赵福谦:我的确很喜欢摄影和电脑,摄影与业务关系密切。最直接的用处就是搜集形象和创作资料。拍摄自己的作品。我上学的时候有一种风气,提倡画速写,不大提倡摄影。提到摄影,往往是说,绘画不等于照相机。下乡收集资料靠速写,对着老乡用胶泥捏,当年暑假我们去平山农村体验生活,班里只有刘开渠的女儿带了一台“佐尔基”,但那是用来拍生活照和与老乡合影的,谁也没有想到用它拍形象。好像用相机就没本事,就偷懒。现在想来很奇怪,那是一种偏见。当然速写的好处是极多的,现在也应该提倡画速写。但相机又快捷又方便,为什么不用呢?现在情况大不一样了,听说现在美院的学生、教师,外出都是佳能、尼康,长枪短炮的。

    1993年开始用电脑,开始主要处理文字。每件作品的前期工作都有一批文字资料,分类保存。后来开始处理图像,保存照片,并用于雕塑设计。

我觉得用电脑保存照片资料特别好。以前拍的风景在5寸照片上看没什么感觉,照片太小,是凭反射光看到的,屏幕不同,在17寸纯平屏幕上重新看这些风景,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色彩好,有空间感,清晰度足够了。类似看幻灯,但比幻灯稳定,操作简便。各种照片资料,分门别类保存,需要时非常容易提取,再也不翻箱倒柜,找来找去。许多古今中外的艺术家的名作我都扫到了电脑里,包括清明上河图》,以前从来没有仔细看过,现在在屏幕上可以随意放大局部,可以细细观赏了。

《箭神》美国 铸铜 高2.2

用软件搞设计,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各种软件PHOTOSHOP3D MAX实际上只是画笔的延伸,功能的确强大,要用得好,靠的还是美术的功底和修养。我很欣赏我们系高班学生的水粉、水彩习作和创作,色调处理很讲究,水平很高。因为他们有比较坚实的绘画基础,特别是色彩修养。所以他们用电脑做的气氛图同样的好。

电脑与我业务关系最密切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收发 E-mail。前几年,我们四位雕塑系的老同学一起为美国的朋友做四尊铸铜雕塑。每人做一尊。因为知道能收发电子邮件,人家要求隔几天就看看泥塑进展情况。这件事由我来做,先拍照,那时还用胶卷,拍完马上冲,然后把底片扫描到电脑,压缩后做成邮件发往美国。收发几乎同时进行,马上就收到对方的邮件。我转达给大家。这样几天就收发一次,非常便捷。如果不用电脑,只好收发信件,往返一次差不多要20天。2002年我给山东做陶弘景像,只是开始去了一次山东,以后,从设计到制作整个过程,全部是靠收发电子邮件,发设计图,发泥塑过程照片进行交流的。现在有了数码相机,连冲胶卷的环节都省去了,更加方便。

宁愿多花时间,也不搞粗制滥造的东西

问:老师,世界上没有一样的事物,每个人身上都具有一种特定的气质,在很多人看来,您是一位朴素而且严厉的人,对每件事都要求做到丝毫不差。您能谈一谈您的性格与气质吗?这对您的创作风格有何影响?

赵福谦:“严厉”和“丝毫不差”可能是在我指挥你们打扫教室时感受到的(笑)。擦地板遇到椅子就绕道不行,必须搬开椅子,重新擦。雕塑基础课必须严格,动态、比例、重心必须准。如果不对,拆了铁丝也要改。这样对你们有好处。

我做事不喜欢马马虎虎,比如目前正在设计的一尊铸铜纪念像,用电脑做效果图,要在底座旁加几个显示比例的人物。其实身边的画报上就有,扫进去就行。但我嫌动态、角度不理想,就跑到天安门广场去拍游人,拍了一下午。我搞东西喜欢完美,首先要自己看着舒服。宁愿花时间,不搞粗制滥造的东西。

    只要搞创作,就会在作品中流露自己的个性。造型艺术的风格太多,强行尝试不适合自己的风格,往往很困难。有人适合做粗犷悲壮的题材,有人适合搞装饰、抒情的题材。比如王式廓的《血衣》,靠的是坚实的素描功夫,十分悲壮感人。黄永玉的《阿诗玛》就充分显示了他的装饰风格。人总有某种倾向性。

我一直喜欢造型严谨的写实作品。包括对古典绘画雕塑的欣赏。虽然也很喜欢装饰风格的绘画和雕塑,佩服人家的才华,自己搞这种风格就不顺手。装饰性浮雕我做过三块。在设计上明显感到难,不熟悉。

问:我们都看过您的作品《冲向蓝天》、《鉴真大师》、《箭神》等,您可以谈谈您在创作过程中一些体会和有趣的事吗?

    赵福谦:在我国唐代出现了两位为文化做出不朽贡献的僧人,一位是唐僧,他去西域,身份是学生。另一位是鉴真,他去日本,身份却是老师。知道唐僧的人多,而知道鉴真的人不多。鉴真五十多岁才开始东渡,失败五次,最后一次成功,历尽千辛。

开始我的构思是鉴真在登陆日本前的一瞬,站在船头,双目已经失明,但心情激动。但有关方面坚持要仿制日本奈良招提寺的鉴真坐像。一张照片不够,我就跑到扬州大明寺。大明寺的能修法师和我还说得来,他给了我许多鉴真的资料,还特准我站在桌子上转圈拍摄鉴真坐像的临摹品。有人说鉴真慈悲为怀,应做微笑状。我查阅了文字资料认为,艰苦的经历和磨难酿成他深沉的个性,所以,我力图表现他坚忍不拔的个性和深邃的思想境界。

完成后我把照片寄给了法师,他给我打电话,很激动,邀我为鉴真出海的地方张家港又做了一尊。

南丁格尔出身贵族家庭,她放弃了优裕的生活,把自己毕生的精力和爱心,都献给了护理事业,成为护理事业的开创者。创作中,照片资料很少,当时刚发明照相术,她的传记中没有照片。我在百科全书中找到邮票大小的一张照片,不清晰。后来我拜访了我国第一位南丁格尔奖获得者,年迈的王秀瑛先生,在她家,我见到她珍藏的一张非常珍贵的南丁格尔的照片。从这张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南丁格尔身材修长,苗条,个子很高。服装样式明确,但脸部不清楚。只能在参考照片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后来我又看了英国拍的电影《南丁格尔》。看了罗曼罗兰写的她的传记。做成后,身材的感觉、服饰和脸型是有根据的,但具体形象、五官,创作成分比较多。

    南丁格尔又有“提灯贵妇”的称谓,这个称呼形象地概括了她夜间探视伤病员的形象和动作,所以,手持油灯,是表现南丁格尔的一种典型动作。面部表情宁静,慈祥,以此体现她无比关心他人,献身护理事业的胸怀。

    搞雕塑有愉快也有苦恼。《天曲》是一块锻铜装饰浮雕,是一家国营厂给我锻造的。锻造时,应该把敲打中的铜片扣在石膏原型上找误差,结果他们糊弄事,居然把我做的一比一石膏原型置于一旁,仅凭轮廓线敲打。他们的眼睛可没经过素描训练,结果到处都是误差。我感到要坏事,不得不每天到铜厂,守在他们身边,盯着他们修改。怕他们改得不耐烦,还要请他们吃饭。天天叮叮叮当当,整整一个寒假,才算把浮雕挽救过来。这是我做雕塑最烦恼、最担心的一次。

锻造《冲向蓝天》不锈钢雕塑时,我找了一家私营锻造厂,技师工艺精湛,不惜成本,认真负责,合作友好。最后锻造的效果很精致。

问:请您谈谈您是怎么走上雕塑艺术这条道路的?

赵福谦:现在的附中有雕塑课。我上附中的时候,课程有素描、速写、色彩、国画、创作、美术常识,没有雕塑。初中着重基础训练,也有创作。到高中为开阔学生眼界,图书馆让看的画册多了。我印象很深的是,我们终于看到了印象派画册,见到了梵高、莫奈的色彩,同时也接触到许多雕塑画册。那时每个月我都到外文书店去买苏联“艺术家”杂志,里面的雕塑特别多,了解到苏联的穆希娜、马尼泽尔、夏得尔……。我开始对雕塑感兴趣,到美院去也是跑雕塑系。

到了雕塑系教室里,亲眼见到了头像和人体习作的泥塑原型。感到特别新鲜,一圈的雕塑架上,每位同学的习作都那么象模特,都那么一致。原来用胶泥做模特,可以把人的形象表现的那样精致真切,清晰地看到用雕塑刀压上去的小泥点,有的泥点小如绿豆,使我感到每个小泥点压的位置,深度都是非常考究的,虽然是胶泥,但看上去却象活生生的人,质感好极了,骨肉分明、深色的泥塑原作比翻成的白石膏显得丰富多了。

此后我常去雕塑系,去找从附中到雕塑系的高班老同学,看他们的泥塑习作、创作,听他们讲雕塑像文学中的诗歌,三维立体的雕塑的震撼力,听他们讲刘开渠雕塑的挺秀,滑田友对中国古典精华的吸收、王临乙的建筑感、于津元的形式感……。

其实在附中,我对色彩也是有感情的,毕竟画了六年。毕业前,钱绍武到附中讲雕塑,他的演讲极具鼓动性。毕业时,我第一志愿报了雕塑系。到现在我也不清楚,那年美院是怎么招生的,1962年,美院没有向社会招生,各系的老师到附中去看学生挂在墙上的作品,各自挑选自己系的学生。我们被“挑中”的人没有经过入学考试,直接进了美院。

其实,进了雕塑系,并不能说开始了“雕塑生涯”。那时,社会上对雕塑的需求极少。许多雕塑系的学生毕业后都干了别的。有的被分配到新疆去卖电影票,有的被分到福建去采购水泥……。而这两位恰恰是在校时我特别钦佩的业务尖子。那时讲螺丝钉精神,一干就是多少年。

许多年后,国家经济上去了,社会上对雕塑的需求越来越多。许多学过雕塑的同学又重新拿起雕塑刀,我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问:您后来又是怎么到电影学院执教的?

赵福谦:从美院毕业后,我与几位同学被分配到保密单位,干着和美术毫不相干的工作。文革后,邓小平的讲话提到解决“用非所学”的问题。我们冒着“不安心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之嫌,纷纷提出调动工作,困难重重,最终同意调出。当时北京只有一家雕塑工厂。听了那里仅有的几位雕塑家介绍他们在厂里的处境,就打消了去那里的念头。我想到了电影学院,当时美术系没有雕塑课,可能是文革后期美术教育人才比较匮乏,我就到了美术系,教素描,后来才教雕塑。

只要你努力,社会不会埋没你的才华

问:您从教几十年,可以谈一谈您多年教学的体会吗?

    赵福谦:体会很多,如果只说一条的话,那就是,我深感要搞好教学,师生之间要相互配合。老师要理解学生,每个学生都好像是一堆干柴,老师要善于点燃干柴使其放出光和热。我曾读过一篇国外的文章,对我触动很深。它谈的是人类的需要,人们在保证生存的衣、食、住、行等基本需要之外,还有一种需要,那就是需要得到周围人们的承认。细想想,谁不是这样?不要说成年人,大学生,就是几岁的孩子也有这种需要。年轻人的脸皮是很稚嫩的,谁都有自尊心,做老师的应该呵护。要求是应该严格,但批评教育的方式多种多样,为什么不选择那种既能帮助同学,又能爱护其自尊心的做法呢?所以我在教学中也不断调整自己的做法。

    我教过两种学生,一种是进修生。我给美院办的人体素描进修班上过课,学员大都是各地的美术工作者,或业余美术爱好者,慕美院之名,自费来到北京学习。三十多岁,这些学员的特点是,搞了十来年美术,迫切感到有提高的必要,学习心切。在社会上磨合了十几年,都具有比较丰富的社会经验和生活经验,上有老,下有小,知道照顾他人,知道协调与周围的关系。给他们上课,课堂纪律不用操心,教室卫生不用操心。上课时还为老师准备了暖壶,老师讲课,辅导,学生反映活跃,常问问题,有的还记笔记,录音。学习气氛浓厚,良好的学习气氛肯定能提升老师的讲课效果。

    另一种就是本科生。我体会本科生的特点是,入学是一关一关考试闯过来的,无论业务还是文化,都有较好的水平——年轻、热情、聪明、真诚,但有一个特点是还不够成熟。不成熟并不是缺点,但有的行为却是缺点。比如对待公共环境的问题,也就是教室的卫生问题,不爱护公共财产的问题。我作为业务教员不可能用上课时间专门讲大学生修养,只能当我能发现某些问题时,提醒他们。

    同学们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业务上学到很多东西,文化素养有所提高,同时,为人处世的修养、品德修养应该有所提高。变得更加成熟。有些同学的不良习惯需要克服,如果带着这些不良习惯走向社会,就可能会遇到麻烦。

问:您从学生时代步入社会,当时您的心态是怎样的?您对我们有何忠告?

    赵福谦:我步入社会的时候,文革还没有完全结束。那时的社会、北京和现在大不相同。社会上的价值观、知识与知识分子在社会上的地位与现在大不相同。当时美院毕业生被调到部队去劳动,电影学院的毕业生离我们不远,种稻、种菜、造纸、盖房。分配工作时个人没有选择的可能。我们美院一批同学分配的工作与所学专业风马牛不相及,一干就是五年。

对于你们,谈不上忠告,我有一种体会。社会环境变了,只要你努力,社会不会埋没你的才华。但只是闷头画画、做雕塑,搞设计还不够,要全面发展自己,在社会上协调与周围关系的能力、社会交往能力也是事业成功的重要环节。

  访谈:谷扬 宋朕 谢晋琦  李菱

撰写:谷扬


∶∶附件∶∶
首页 | 新闻热点 | 学院概况 | 院系设置 | 管理机构 | 招生就业 | 教育教学 | 科研创作 | 讨论平台 | 电子邮件
© copyright Copyright 2009 北京电影学院 - 京ICP备05066839号